注册

五种力量化解孩子负面情绪


来源:凤凰宁波

每个人都会有负面情绪,焦虑、紧张、愤怒、恐惧、悲伤……若不及时排解,不利于身心健康。而当孩子产生这些负面情绪时,许多家长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控制”&m

每个人都会有负面情绪,焦虑、紧张、愤怒、恐惧、悲伤……若不及时排解,不利于身心健康。而当孩子产生这些负面情绪时,许多家长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控制”——“不许哭!”, “有什么可怕的?!”。然而,“控制”非但不能真正驱走坏心情,还容易把孩子憋出“内伤”。如果父母能用柔和的力量去“化解”孩子的负面情绪,不但坏情绪走得快,孩子还潜移默化地学会了管理自己的情绪。

一、拥抱的力量。

最初,拥抱女儿只是出于爱的本能,后来才发现,我们对她的抚慰,让她学会了安慰别人,并且也学会了主动寻求慰藉化解失落。

自女儿出生起,她哭泣时,我们总是第一时间抱住她轻拍她。那时,我们并未意识到这个动作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

一天,我和女儿玩游戏,出于角色需要,我假哭了起来。正当我埋头“痛哭”时,一只小手轻柔地搂住了我,手掌不住地在我身上轻拍。我抬头一看,正是女儿,这个尚在牙牙学语的小女孩,一脸温柔地安抚着我。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她在模仿我们。

  女儿稍大一些后,摔跤了、撞痛了,她就扑进我怀里,拿起我的手放在她的痛处示意我抚摸。我只消真诚地轻抚她一会儿,她便若无其事地跑开去玩了。上小学以后,在学校里难免遇到一些不如意,学习压力大、与同学发生摩擦、被老师批评等等。放学回家后,她常主动坐到我的膝上和我拥抱,在妈妈的怀里,她疗愈着自己的情绪。离开我的怀抱时,她显得轻松而愉快。

二、涂鸦的力量。

年幼的宝宝没有能力用语言或文字来准确而详尽地描述所感所思。涂鸦是儿童较为便捷的一种表达方式,我们可以从孩子的画判断其性格或心理状态。涂鸦也是孩子渲泄情绪的一种渠道。

37个月大的女儿热衷于在纸上天马行空地涂涂画画。一天,她从床上摔下来哭了。此时,我感觉到,我若说“宝宝不痛,我们不哭”其实很假,她分明是痛的,我为什么硬要说不痛呢。

我问她痛吗,她说痛。我递给她纸和蜡笔,请她画一下痛的感觉。她不假思索地在纸上画了一团曲线。起先,曲线又浓又长,越往下,曲线越短越淡。一眼望去,那团曲线有点像龙卷风。画完,她已停止了哭泣。我问她还痛吗,她说不痛了。我请她画不痛的感觉。她画了一个封口的圆。看来不痛的感觉比较圆满。又问她,刚才是否吓了一跳,她说是的。遂请她画受惊吓的感觉。她画了一排线条,每一笔都干脆有力似有节奏,仿佛是被吓到后的反射动作。就这样用画笔在纸上表达着自己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女儿已经走出了痛苦和惊恐带来的不快。

三、理解的力量。                   

当孩子失意时,特别需要得到家人的理解。家长若能正确解读孩子的心思,负面情绪便很容易消解。   

起初,和许多家长一样,看到女儿哭,我首先想到的也是怎样止住她的哭声,却往往越想阻止,孩子哭得越厉害。有一天,我自问:既然她想哭,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哭个痛快呢?我把女儿揽进怀里,柔和地说:“想哭就哭吧。”这就好似一句止哭咒语,话音刚落,女儿的哭声立即变得兴味索然,并很快偃旗息鼓。她似乎突然意识到其实并没什么可哭的。这一招屡试不爽。

理解孩子还需要掌握“读心术”。在以前的文章里提到过女儿在入园前的家访中,由于感觉自己被忽略而发飙。老师走了以后,房间里只剩我和女儿,她横眉冷对。我蹲下来用平和的语气对她说:“你生气了,因为我们都没和你玩。”她不语也不看我,但从她表情的微妙变化,我知道我击中了要害,“你觉得老师是来看你的,可老师却一直和妈妈说话。”我继续说。她不再像先前那般尖叫发狂,但仍低头生闷气。“是妈妈不好,我当时应该让你和我们坐在一起聊天的。”这时,女儿伸出小拳头来打我,委屈地说:“你应该让我和你们坐在一起聊天的。”“嗯,下次我们一起聊。”我把女儿的心理话一一道出,她终于破涕为笑。

四、游戏的力量。

儿童是在游戏中成长的,游戏让孩童在欢笑和喜悦中认识世界、体验生活。似乎没有一个孩子是不喜欢做游戏的。巧妙地运用游戏之力,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入园前的体检有一个抽血环节,记得当时在场的每个孩子都大哭着抗争。轮到女儿,她安静地配合着医生,没有哭声没有挣扎,整个过程非常简短。现场的家长们不约而同地夸赞女儿勇敢。

事实上,在这之前,我们借力游戏为她做好了心理铺垫。我提前几周看似不经意地提到入园体检会抽血,女儿从未抽过血,她当即有了退缩之意。之后,我又故意重提此事,想给她一个心理缓冲的过程。

体检前一晚,我和她玩起了抽血游戏。我们拿出玩具药箱,先由我给她抽血。我学着护士的样子,在她手臂绑一根带子,在肘部附近的静脉血管处轻拍,假装涂抹碘酒,把针头“扎”进血管,过一会儿才将针头抽出。女儿喜欢这个游戏,她也学着我的样,在我的手臂绑一根带子,拍拍将要抽血的部位,涂碘酒,扎针,拔针头。游戏期间,我如实告诉她,抽血和打针一样,会有一点痛,但不会很痛,只要配合医生,很快就会结束,如果不停地挣扎,反而会痛得久。

通过游戏,女儿了解了事情的整个过程,释放了内心的焦虑,将恐惧降到最低,因而,她可以淡定自若地面对抽血。

五、示范的力量

在家庭教育中,家长的言传身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在自我情绪管理这一环节上,很多父母都犯难了。情绪管理的示范包括夫妻间关系的和睦,以及亲子间关系的处理。 夫妻不睦,经常吵架,孩子非但缺乏安全感,也无法懂得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父母若不能妥善处理亲子关系,常粗暴打骂孩子,孩子在管理自己的情绪和处理人际关系上,都很难有好的方法。

难以自控时,我也对女儿吼叫。但我常反思自己的教育方法,常琢磨如何做孩子更能接受,怎样说孩子更愿听。纯真的孩子是不会与父母计仇的。当女儿发现妈妈发脾气次数越来越少,她真诚地称赞我:“妈妈,你一遍一遍给我讲解题目也不发火,你真是个耐心的好妈妈!”

尹建莉在《自由的孩子最自觉》一书中写道:“一个好妈妈并不意味着是一个完美妈妈,而是一个善于学习和反思的妈妈。养育孩子的过程是母亲自我成长、自我疗愈的过程。” 给自己一个修炼的方向,不要任由坏脾气肆虐。写下此文与广大家长共勉。  

[责任编辑:张黎]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