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感谢有你︱记者亲历汽修工的一天:忙到上厕所也没空


来源:浙江在线

感谢有你︱记者亲历汽修工的一天:忙到上厕所也没空

颜京强

浙江在线-杭州频道1月2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刘健)

记录对象:颜京强,23岁,山东临沂人,汽车修理工。

记者体验:偌大的汽修厂内,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汽油味,冬日的冷风将记者吹得瑟瑟发抖,但为了修车方便,汽修工只能穿着单薄的制服。躺在吊起的汽车下,记者始终担心汽车会砸下来,更难受的是,一分钟不到,后背就会冰凉,这些都是汽修工的日常生活。

上午9点,颜京强擦擦手上的机油,喊着维修车间的同事,把一辆刚修好的金杯面包车从维修车间开到停车场,这是他今天修的第二辆车了。

金杯面包车刚开走,一辆海南马自达就开进了维修车间,来不及吃早饭,颜京强又拿着工具围了上去。

洗车、换轮胎、换底盘……一个上午,颜京强送走了四个客户,到下午两点才吃上一天的第一顿饭。

颜京强仔细填写汽车维修单

正在维修汽车的颜京强

一天在修理厂工作10小时,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进,这就是颜京强每天的工作状态。

“最忙的一天,我修了有十几辆车,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11点,连上厕所的空都没!”颜京强说。

察觉到记者在拍照,认真工作的颜京强突然笑了。

颜京强为修好的汽车装上轮胎

2013年,20岁的颜京强大专毕业,怀揣着学技术的想法,跟着老乡从山东临沂来到杭州,在西溪湿地附近的一家汽修厂当上了修理工。

三年时间,他抓住机会围着每一个有技术的师傅转,迅速从一名学徒成长为骨干。现在,无论车上哪个部件出了问题,他都能说出点道道来。

午餐时间到了,颜京强洗手准备吃饭。

一张桌子三条凳子,就在修理厂赤裸的水泥墙边,颜京强下午两点的第一顿饭开始了:青椒肉丝、炒大白菜、炒土豆丝……这是一份简单的外卖盒饭,每天都差不多,但颜京强很知足。

“饭菜很合我的胃口,我都长胖了。”颜京强笑着说

“老板包吃包住,工资从刚开始的几百块提到了两千多。虽然不算高,但干技术这行,得耐得住寂寞,时间越久才越赚钱!”

颜京强在填写送修车辆资料,指甲盖里都是油垢,他笑着说:“脏得很。”

在颜京强满是油污的手上,记者看到很多隐约可见的伤疤。“修汽车发动机这样的重要部件,不能戴手套,手被划伤烫伤是在所难免的,最难受的还是冬天手被冻的关节痛,汽油挥发太快了。”因为经常要抬轮胎等汽车重部件,颜京强还落下了腰痛的病根。

颜京强的双手,经常是这样一种情形:旧伤未好,就添新伤。

像大多数热爱网游的90后一样,抓住饭后的间隙,颜京强也会掏出手机和同事玩一会,短短的半个小时休息时间,是他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

饭后的短暂休息,颜京强和同事一起玩手机网游。

记者问:“来杭州三年去过哪里玩?对杭州印象最好的是什么?”

颜京强挠挠头想了想,尴尬地笑笑说:“我去的地方很少,一下子想不出来!”

因为工作强度大,颜京强对杭州这座城市的印象,几乎就停留在修理厂这一带,活动半径不超过1公里。来杭州的三年时间,他只去过一次西湖和一次西溪湿地,每周的一天休息,几乎被他用来睡懒觉了。

颜京强的微信朋友圈里,唯一一条原创的朋友圈,说的是工作的累。

汽修工对于杭州这座城市的重要性,在很多人眼里,除了修车时,恐怕就是过年了。每当这个时候,很多想修车的市民朋友,找遍大街小巷,也很难觅得一家正在营业的汽修厂。但要颜京强放弃过年休假赚加班费,似乎有点难。

这是颜京强宿舍,因为屋顶上漏着风,他说晚上睡觉很冷。

对这个23岁的小伙子来说,回家是一件渴望而又奢侈的事。“我一年只能回家两次,一次国庆,一次就是春节了。今年春节还多了一个任务,父母催我找对象呢!”

不过颜京强说,为了方便大家年前修车,今年他会坚守到过年前最后一天再回家。

颜京强工作的汽车维修车间。

记者问:今后怎么打算?继续留在杭州还是回老家?

“留下!”颜京强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

他已经规划好了:不能永远当学徒,要在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汽修店。

如果再多一点梦想,那就是再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把父母都接来杭州看看。

但最终能不能留下,小伙子还没有百分百的自信:“这里的房租高、生活成本也高!”

但至少现在,他仍然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他扬起灿烂的笑脸说。

[责任编辑:蒋中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