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干”与“不干”的辩证法


来源:宁波日报

“干”与“不干”的辩证法

张弓

孔子曰: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现下全国人民正在“撸起袖子加油干”,就需要把握“为”与“不为”的辩证法,既要致力于苦干、实干、巧干、快干,也要防止和杜绝假干、蛮干、胡干、瞎干、傻干、慢干、怯干、单干,真正干出成效来。

所谓假干,就是看上去在干,实际上没有干;看上去声势浩大,实际上实货寥寥;看上去忙忙碌碌,实际上与事无补。假干最流行的表现形式,就是历史悠久又随处可见的形式主义。这种“形干实不干”的不良作风,具有极大的欺骗性,不仅能一时瞒过人民群众,还能长久瞒过官僚主义者。所以,假干的结果,不仅仅是没有干成什么事这么简单,而是空耗了人民的人力、物力、财力,损耗了政府的政策效力、形象、公信力。一句话,假干不如不干。

所谓蛮干,就是不顾客观规律和实际情况的“大干快上”。蛮干的现象上世纪“大跃进”时代曾登峰造极,现在也远没有绝迹,在某些地方、某个时段表现得还十分突出。现在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其中一项艰巨任务是“去产能”。这项任务在不少省份压力山大。大量的过剩产能是怎么来的?就是前段时间一些地方片面追求GDP所积累下来的。大面积的生态环境恶化怎么造成的?是违背发展规律的行为带来的。虽然曾经轰轰烈烈地提出过“科学发展”的要求,但付诸行动实在太过滞缓。

所谓胡干,这里指的是那种不顾法纪、胡作非为的乱干。这种干法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那种所谓的“能人贪官”。他们不仅拥有干事的劲头,也富有干事的能力,但就是不遵守法纪、不守规矩,而且还挖空心思钻法规的空子,找规则的漏洞,为自己谋取巨额利益。这种胡干者,自以为聪明得逞,最后难免落得可悲的下场。这种干法,不仅不能颂扬,不能效仿,而且要严厉打击。中央反腐败的高压态势长期不变,就是为了遏制胡干者的乱来,挤压胡干者的空间。

所谓瞎干,就是指方向目标不明确的那种干事方式。方向与目标,是在干事之前必须要弄明白的。方向目标错了,干得越起劲危害越大。大方向、大目标,中央已经指得非常清楚了,但瞎干者往往不学习、不领会,对自己这个地方的小方向、小目标,也没有用心去思考谋划,各个时期的分阶段任务也没有认真制订,就扑下身子干起来了。干了半天,领导察觉了,群众议论纷纷了,这才恍然大悟,但时机已经尽失,损失也难以挽回了。

所谓傻干,“傻”描述的是这样一种人:头脑糊涂,不明事理,或处事死板,不知变通。我们干的社会主义事业,是一项伟大的系统工程,同时也是一件极其艰难复杂的大事,它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方面面,与国内国际的众多变化纠结在一起。干这样的大事,就要头脑清醒,随机应变,应因内外部环境的变化,适时做出正确的变革与调整。傻傻地一条道走到黑,那是难以获得圆满成功的。

所谓慢干,讲的是速度问题。干事既要讲力度,也要讲速度。因为世界在发展,社会在前进,不抓住机遇快速发展,就会被人家抛弃。邓小平在世时,曾经反复强调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即使我们的改革开放已经取得相当成就的今天,速度问题依然不能忽视。这是就国家发展的总体而言。在一个地方、一个单位,干事同样要有速度意识,能一年做好的事,不要拖到下一年;能三年五年做成的事,不要拖个八年十年甚至没完没了。

所谓怯干,通俗一点说,就是不敢干。因为大胆干事,至少要冒两个风险:一是干错了,得承担责任;二是干对了,说不定会得罪人。不敢冒风险的主要原因,还是对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考虑少,对自己的利害想得多,结果当然是前怕狼后怕虎。也有些人是看到反腐以来一些貌似敢干的干部出事多,误以为敢干就容易出事。其实此事与彼事,不是一回事。当然,让怯干的干部放心大干,建立容错机制,给他们创造宽松的干事环境,也是必要的。

所谓单干,就是喜欢单打独斗,不善于合作共事。尤其在互联网时代,所有工作是互相联系的,几乎没有一件事可以一个人一个单位独立完成,所以特别需要发扬团队精神,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一个共同目标合力奋斗。喜欢单打独斗的人,是不懂团结合作的力量,甚或个人英雄主义作祟;一个只会单打独斗的单位或组织,则是为首者缺乏组织动员能力所致。如何让更多人团结起来“撸起袖子加油干”,是对领导者学识水平、人格魅力的考验。

[责任编辑:蒋中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