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幼鱼保卫战”: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来源:浙江在线

去年,浙江省全面启动“幼鱼保卫战”,年底,省人大常委会出台《关于加强海洋幼鱼资源保护促进浙江渔场修复振兴的决定》,此系全国首例保护幼鱼专项决定,为东海幼鱼资源保护提供法律保障。

去年,浙江省全面启动“幼鱼保卫战”,年底,省人大常委会出台《关于加强海洋幼鱼资源保护促进浙江渔场修复振兴的决定》,此系全国首例保护幼鱼专项决定,为东海幼鱼资源保护提供法律保障。目前,省渔业主管部门将带鱼、大黄鱼、小黄鱼、银鲳、三疣梭子蟹6个品种确定为重点保护品种,并规定了每个品种到2020年底前的过渡性规格。2017年的春天,一场升级版的“幼鱼保护战”已经在宁波乃至浙江打响。(4月5日《宁波日报》)

作为一位家庭煮夫,我对幼鱼的命运有着切肤之痛。每当在宁波水产市场看到“筷子带鱼”和“硬币鲳鱼”在低价出售,便会忍不住哀叹:东海渔业资源看来真的要衰竭了,东海真的就要无鱼了。照例,无论价格多么便宜,我都会坚决拒绝购买幼鱼。但我深知,单靠我一个人拒买幼鱼,根本不可能改变幼鱼的命运。

现在好了,政府终于出手了。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出台的这个保护幼鱼专项决定非常及时,它全面吹响了“幼鱼保卫战”的冲锋号角。作为一部地方法规,它解决了这场特殊战争的最难一点,即如何界定幼鱼的尺寸?怎样大小的鱼算幼鱼?谁也说不清。你总不能用“筷子带鱼”“硬币鲳”来比喻,然后拿筷子和硬币去丈量吧?此次省人大常委会在决定中,明确未达到最小可捕过渡性规格的幼鱼,一律禁止进入农贸市场、餐饮领域销售,并授权省渔业主管部门制定一定期限内的最小可捕过渡性规格,并且规定,“渔船带回的保护品种幼鱼总量不得超过本航次装载渔获物重量的20%。”这等于划定了保护“底线”,提供了执法依据。

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为了我们这一代,更为了子孙后代,我们必须打赢这场“幼鱼保卫战”。那么,如何才能打赢这场战争呢?

首先要抓住主要矛盾,要认清正是渔民的集体非理性捕捞造成了如今“东海无鱼”的困境,捕完大鱼捕小鱼,捕完小鱼捕幼鱼。从“敲梆作业”到电脉冲捕鱼,从拖网作业到细渔网捕捞,什么手段捕鱼快就用什么手段。东海渔业资源再丰富,也禁不起这种掠夺性的捕捞方式。因此对掠夺性捕捞要予以坚决打击,要海、陆、港联动,加强全海域巡查,集中开展违规网具大清缴,对伏休偷捕幼鱼行为实施“零容忍”,对各类“绝户网”,一经发现,一律没收。对违规者予以经济甚至法律处罚。

其次是职能部门各司其职,不能相互扯皮推诿,形成合力,握指成拳,织起一张全市域的监管网络。这点奉化区做得比较好。如渔业部门承担对海上捕捞渔船、渔港码头、水产养殖场的监管职责,严查非法捕捞行为和超量捕捞保护品种幼鱼的行为。对冷冻厂、鱼粉厂等定点收购单位,渔业部门与经信部门联合主管,而超市、商贩摊档、大型农贸市场等市场流通环节,由市场监管、城管、商务部门为主,渔业部门配合,形成一张覆盖全域的巡查监管“网”。

再次是“两战”同时打,即同时打响“幼鱼保护攻坚战”和“伏季休渔保卫战”。根据新规定,东海从5月1日起进入伏休期,较以往提前了一个月,这为渔场资源修复创造了更好的休养生息环境。“两战”同时开打的好处是,除了能用好用足国家新伏休制度和省人大保护幼鱼决定两大法制利器,提高打击精准度,还能集中优势兵力,解决执法力量不足的问题。目前,渔政船的船员配置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以浙江台州为例,渔政船平均缺编一半,最少的渔政船只有3名执法人员。这么少的渔政执法人员根本不可能分散去打两场战争,明智的做法就是将有限的执法力量集中起来,会同其他职能部门,集中优势兵力,将两场仗并作一处打,毕其功于一役。

[责任编辑:葛琳]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