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宁波交警邀企业参与破解电动车"交通病"


来源:新华网

只要看到有电动车驾驶人不遵守交通规则,宁波仕达实业有限公司员工王爱君总爱上前劝导,哪怕被人误会也乐此不疲。而在过去,王爱君可是“风一样的女子”,骑着电动车违反交通规则那是家常便

只要看到有电动车驾驶人不遵守交通规则,宁波仕达实业有限公司员工王爱君总爱上前劝导,哪怕被人误会也乐此不疲。而在过去,王爱君可是“风一样的女子”,骑着电动车违反交通规则那是家常便饭。她的转变,源自鄞州交警和公司出台的一系列交通安全规定,从而彻底扭转了员工屡屡发生交通事故的局面。

早上8时,宁波仕达实业有限公司正门口,王爱君和王娟穿着厂服准时拿着本子“守大门”。他们是企业新上岗的“电动车专员”,守的不是上班迟到者,而是问题电动车、超标车或有交警处罚记录的电动车。

在电动自行车交通管理工作中,鄞州交警不断尝试交管新思路、新途径,邀请企业参与电动车社会化管理工作,宁波仕达实业有限公司是首家试点企业。除了“仕达”,鄞州还有其他两家大型企业陆续推行了企业内部电动车考核制度。参与这项管理工作以来,这三家企业未发生一起涉及员工的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

违规车禁止入厂

宁波仕达实业有限公司员工封士平像往常一样,骑着他破旧的电动车来上班,没想到被拦在了厂外。

“电动车专员”仔细查看车辆,车子使用超5年,刹车不太灵光,原本1300毫安配置也被改装成2000毫安,时速达到50码,远比标准电动车的15码要快得多。车子当场被扣下,责令他按标准更换新车。类似这样的,全厂区已有几十辆超标电动车“被迫下岗”。

在厂区的车棚处可以看到,该公司所有的电动车后备箱或挡泥板最显眼处,都统一粘贴了黄色图标,印着公司名字和车子编号。有了这块标识,就像找到了员工工号,有责可查了。

每天早上,8个“电动车专员”分成4组,巡逻在公司附近的一些路口,发现本公司员工上下班有骑车带人、逆向行驶等行为,当场登记违法人员名字,再拿到公司宣传栏上张贴。员工张建航在公司门前的嵩江东路和春潮路交接口没靠右行驶,被抓了个现形,罚款20元。若是被交警抓到交通违法,除了正常处罚外,还要把名单通报给公司,由公司进行二次经济处罚。

有“处罚”,也有“福利”。公司给所有电动车缴纳保险。凡是将超标电动车更换成符合绿色标准的员工,将获得每人500元的补贴。罚款得来的钱充入工会费中,用于奖励一年中自觉遵守交通法规的员工。

“交通病”多方求解

鄞州每天约有三四百起交通事故,一年达10万起,其中75%以上涉及电动车,而伤人事故中60%涉及非机动车。这也是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的“交通病”。

宁波仕达实业有限公司位于鄞州区,现有280名员工,其中90%是外来务工人员,每天有180辆电动车行驶在上下班的路上。2012年以前,每年要发生四五起涉及电动车的交通事故。

“发生交通事故,对员工来说要忍受痛苦,还要掏医药费、影响收入;对企业来说,员工请假影响生产经营,交通事故多了还要影响企业形象,所以我们要抓好交通安全工作。”仕达公司董事长忻仕军说。可以说,电动车安全更是企业的心病。不久前,这家公司唯一一位仓库验收员骑车时骨折,企业货物堆着没人验收,迟了一周才交货,一下子损失了几十万元。

2012年3月,仕达公司党支部、团总支、工会等五部门联合向全体员工发起“开文明车、走文明路”的倡议,并出台一系列规定,来给“任性”的电动车套上安全缰绳。

仕达公司成立了交通安全督查办公室,配上8个专职人员负责检查,每天上下班时间巡逻在公司附近的路口,一旦发现公司员工有骑车带人、逆向行驶、闯红灯等违法行为,就要当场登记,再根据自愿原则,让他们缴纳20元的安全费用。“这个钱全部放进一个专门账户里,公司另外再补贴一部分,到年底了奖励给评选出来的‘安全标兵’。”忻仕军说。

据了解,仕达公司还与鄞州交警建立了联动机制,请交警将违反交通法规的员工名单定期抄告给公司,由公司进行二次处罚。

“老板对交通安全管得严,也都是为了我们好,帮助我们养成了遵守交通规则的好习惯,现在我不但自己遵守交通法规,而且看到其他人骑着电动车违反交通规则,心里也挺反感的。”员工封士平说。

电动车难管,难在量多、人杂和处罚主体难寻。“仅鄞州区就有42万辆已上牌的电动车,而没有上牌的数量甚至超过这个数字。”鄞州交警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与电动车数量相比,执法人员显得远远不足”。

鄞州交警大队13个中队,最多的一个中队有10多位民警,最少的只有4人。像下应中队管理着3个街道,100多个红绿灯路口,却只有14位民警。一个路口派一个警力都派不过来。因此,要把电动车管好,需要更多力量加入,鄞州的尝试就从企业开始。

一组数据提振信心:推行电动车内部管理工作以来,3家企业由骑行电动车引发的交通事故数为零。

安全意识待提升

电动车社会化管理在鄞州推行五年多,正式启动的企业只有3家,宁波全市也只有宁波饭店、宁波邮政等少数企业自觉加入。很多企业、单位望而却步,管理成本是一大因素。

“电动车要管起来,很是细致琐碎,需要每天不间断地检查、督促,要配备一定数量的监督人员,员工才能慢慢养成好习惯。”一位企业老总算了笔经济账:若像“仕达”那样成立“交通安全督查办公室”,配8个专职人员,加上补贴换车等,一年大约会产生几十万元的额外开销,增加了企业的运营成本。

此外,企业只是无数“社会细胞”中的一个,如何促使更多的“细胞”参与交通管理,目前尚未找到一剂良方。

鄞州交警大队下应中队尝试和当地的街道办事处合作,探索小区内部的电动车管理方案。最近,他们在街道各个社区物色了一批居民如楼道代表等当交通信息员,取证查访小区内的超标电动车。

“这种方法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即便发现超标车停在小区里,只要没有上路,我们也没办法执法,而规劝的效果一时也难以体现。”鄞州交警大队下应中队中队长吴浩说道。在他看来,要想真正实现电动车的社会化管理,除了车主们各自扫好“门前雪”外,更需要全社会提高交通意识,把每一个市民都真正动员起来。

[责任编辑:王碧蓉]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