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春运一路囧途 路途再艰辛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来源:浙江在线

宁波到安徽宣城的距离不过380公里,平时开车跑一趟,也用不了几个小时,但春运期间,这短短300多公里有时候就会让人抓狂。昨天,在宁波工作的“70后”赵杰和记者讲述了2002年的

宁波到安徽宣城的距离不过380公里,平时开车跑一趟,也用不了几个小时,但春运期间,这短短300多公里有时候就会让人抓狂。昨天,在宁波工作的“70后”赵杰和记者讲述了2002年的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家旅程。挨饿彻夜在杭州火车站排队买票,搭车从杭州到广德,半途坐拖拉机到十字镇,再冒着雨雪步行15公里到家。等疲惫不堪走到家时,新年的钟声已经快敲响了。

赵杰说,对异乡打拼的人来说,春节在心里的分量很重,哪怕一个念头:回家。

  原本坐老乡的包车回家

  结果因为下雪,事黄了

再过两天,赵杰就要踏上回家的旅程了,今年一家三口自驾回安徽宣城过年,全程只需要三个多小时。

但2002年的那个冬天,赵杰却经历了一段一波三折的回家旅程,有心酸,也有温暖。

那时候,铁路运力有限,买张回家的火车票相当困难。每年临近春运,赵杰都会为一张回家的票发愁。

2002年的冬天特别冷,很多地方都下雪了,回家的路就更难走了。那年,在宁波办厂的老乡给他带来了好消息:今年我们包车回芜湖,你就搭我们的车走吧。

回家有着落了,赵杰喜出望外,他早早就给父母打电话,要他们放心。

除夕前一天,他和老乡厂里的二三十个工人一起在厂房门口等待,一小时过去,两小时过去,大巴车还没有来。足足等了大半天,大巴车还是没有来。

最后消息传来,因为下雪,大巴车来不了了,大家都蒙了。

  彻夜在室外排队买票

  票没了,站在路边高价搭车

这个时候,宁波回宣城的火车票和汽车票早就售完了。

赵杰打算去杭州碰碰运气,他挤上了去杭州的火车。等他赶到杭州火车站时,天已经黑了,售票窗口关了,但排队买票的人还是黑压压一大片。赵杰想都没想,就排在了队伍的最后一个。

室外天寒地冻,赵杰蜷缩着身体,不敢喝水,不敢吃东西,生怕因为离开,位置被别人占了。

夜越来越深,有的旅客裹着棉被,有的裹着军大衣。赵杰从双肩包里拿出所有衣服套在身上,就这样坐在地上打盹,等着第二天售票窗口重新开启。

赵杰就这样在寒风中坐了一晚上,但一夜的煎熬,并没有换来一张回家的火车票。售票人员说:“早就没票了,明天再来吧。”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犹如让人掉入冰窟。当天是除夕,街头的人都是行色匆匆。赵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回家。

突然赵杰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放弃火车,一路搭车回去。

赵杰从周边捡来一块硬纸板,用笔写下四个大字——高价搭车。他站在路边,举着纸板,期待有好心人能捎他一段路。

除夕了,街头的人越来越少,车就更少了。不知道等了多久,突然有一辆中巴车停下来,驾驶员摇下窗:“你去哪里?”

赵杰猛然惊醒,“我去宣城!”

“不好意思,我是广德的!”

“求求你,带带我,我就在广德下车!”

最后,双方以200元成交。原来,这是一辆返乡的包车,还有剩余的空位。

钻进车厢,赵杰冰冷的身体慢慢开始苏醒,疲惫感席卷而来,他在车上沉沉睡去。

  在他一路步行很无助时

  老乡的拖拉机捎了一段

到安徽广德的时候,临近晚饭时间,家家户户都在张罗年夜饭。离家大约还有50公里左右,但环顾四周却是如此寂静,街头看不到人和车。

赵杰紧了紧衣服,打算沿着318国道继续走。“只要是沿着家的方向走,总能走到。”

一路上,走走停停,烟花爆竹声在耳边此起彼伏。国道两侧,有很多民宅,赵杰能清晰听见那些欢声笑语,屋子里传来的孩子们稚嫩的笑声,亲人们觥筹交错的声音。但那一刻,这些声音却刺痛着赵杰的神经,那一刻,一个30岁的男人流泪了。

就在他无助的时候,远方传来一阵拖拉机的声音。赵杰转头一看,重新燃起希望。

赵杰站在路中间拦车。“师傅,行行好,带我一段!”

“你去哪里啊?”

“我去十字!”

“啊!我刚好也回十字镇,那你上来,我捎你一段。”

就这样,赵杰上了拖拉机。听着熟悉的乡音,特别亲切,他一路拉着扶手和司机聊天,说起在外打拼的日子。

到十字镇的时候,赵杰准备掏钱给他,但老乡摆摆手怎么都不肯收。

  年迈的父母一直等着他

  团圆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

到达十字镇,距离家大约还有15公里乡村公路,赵杰只能继续赶路。这时,开始下起雨夹雪,气温很低,一路上又冷又饿。好不容易看到一间小店,但掩着门。赵杰上前敲门,原来主人在后院吃年夜饭。

“我们关门了,不做生意了!”

“一天没吃东西了,老乡,麻烦给我买点吧!”

看着狼狈的赵杰,主人热情邀请他一起入席,“在我家吃点吧!”

但他拒绝了老乡的好意,他只想赶路,早点到家,因为一家人正焦急地等着他。他买了两包泡面和一瓶矿泉水,一路上啃着方便面就着矿泉水,继续走。

“走在路上,我都能听见电视里开始放春晚了,鞭炮声越来越热闹。”但这种热闹,却让赵杰有了一种深深的孤独。

走了大约两三个小时,赵杰终于到家,外套已经被雨雪打湿了。

“踏进家门的时候,春晚都快结束了。哥哥姐姐,年迈的父母,一家人都坐在餐桌旁,大家一直在等我。”因为连续两天赶路,赵杰的手机早就没电了,一直处于失联状况。年迈的母亲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能到家,只能一遍遍地热菜。

 这次经历让他刻骨铭心

  遇到孤独行人,他都会捎一段

和记者说起这段回家的经历,这个“70后”的男人感慨万千。他说,这段经历他从来没有在家人面前说起过。“当时,我就骗家人说,车子坏了,耽误了,不想让他们担心。”

2009年,赵杰买了私家车,从那以后每年都开车回家。可能是这段特殊的经历,赵杰每次开车在路上碰到孤独的行人,他都会好心问一句:“你去哪里,是否需要我捎你一段。”

2007年开始,赵杰参与志愿服务,这11年来,他的足迹遍及青海、贵州、云南、四川、广西、新疆、甘肃、湖北、安徽等中西部贫困地区。

“我永远记得那天返乡的经历,如果当天不是有人帮助我,可能我就到不了家了。我愿意用我的微薄之力,去帮助别人。”

[责任编辑:陈红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