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男婴变女婴”鉴定出结果:的确是千金,因护士听错生误会


来源:贵州都市报

此前,贵阳一起新生儿生下后7小时后“男婴变女婴”事件,12月4日下午,司法鉴定结果已出炉。医院和家属共同到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领取了DNA亲子鉴定结果,《司法鉴定意见书

此前,贵阳一起新生儿生下后7小时后“男婴变女婴”事件,12月4日下午,司法鉴定结果已出炉。医院和家属共同到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领取了DNA亲子鉴定结果,《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在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生下的那名婴儿,确系产妇徐红的亲生女儿。此前护士称是“男娃娃”,是误会造成的乌龙事件。

今年11月21日晚上8点左右,23岁的产妇徐红进入了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分娩,22日凌晨0点54分,孩子顺利出生。“孩子出生没多久,一个女护士出来跟我们说,我老婆生的是个儿子。”孩子父亲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因为是深夜,忙完孩子的事情都凌晨3点多了,他们把孩子接到病房后,因为都很累就直接睡下了,并没有看孩子的性别。

11月22日早上8点多,孩子生下7个小时后,护士到病房抱孩子去洗澡,打开襁褓后发现是女孩,和孩子的手腕带登记的性别不一致。护士长发现不对后,立即找当时的医生和护士了解情况。“这天晚上我们医院只有他们家一个孩子出生,不可能出现抱错小孩的情况。”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潘凤琴向记者介绍,他们立即向孩子的父亲说明情况并道歉,同时医院为了表示歉意,还提出减免医疗费。

根据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的调查结果,出现“男婴变女婴”的原因,是当时参与接生的妇产科护士黄珍珍弄错了。“我工作才1个多月,当时产妇因为出现胎盘粘连、出血较多的情况,主治医生让我去给产妇推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我一紧张没顾上看孩子的性别。推完药后,听到其他医护人员聊天时,谈到了一个男娃娃,我就听成了产妇生的‘男娃娃’。”黄珍珍说。

原来,给徐红接生的另一名医生,在半夜收到另一名即将临盆的产妇。按照惯例,需要询问这名新入院产妇的病史,得知她的头胎为男孩,所以就在进入徐红所在产房时提及此事告知其他医护人员。

当时,正在紧张推药的黄珍珍,就把听到的这另一孕妇第一胎是“男娃娃”的事情,误认为就是徐红出生孩子的性别,她在走出产房时碰到徐红爱人刘坤问起孩子性别,就告诉他生的是“男娃娃”。

但是对于这个解释,产妇的亲属并不认同,他们认为孩子是男是女也不是关键问题,与医药费也没有关系。担心医院抱错孩子,此事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要确认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徐红所生。

11月24日,双方达成一致处理意见,由医院出资,双方共同委托第三方做DNA亲子鉴定。12月3日,受托方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结果出炉。“在排除同卵多胞胎、近亲及外源干扰的前提下,支持被检母亲徐红是徐红孩子的生物学母亲,从遗传学角度可以得到科学合理的解释。”在《司法鉴定意见书》拿出来的那一分钟,鉴定医生告诉刘坤,孩子确实是徐红所生。

记者在现场看到,因为孩子母亲徐红还在月子中,她本人和孩子并没有到场,此次陪同领取鉴定的还有遵义社区有关负责人,社区负责人在问起孩子父亲刘坤是否还有异议时,刘坤表示“没有其他要求了。”

而针对引发此次闹乌龙的护士黄珍珍,医院也给出了非常人性化的处理结果。“本来医院想对黄珍珍的过错进行物质上的惩罚,但考虑到她刚参加工作,收入又不高,每月不到两千元的工资,生活都很艰难,决定不对其进行经济处罚。”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陈院长表示,因为这个事情,她本人已经很自责了,惩罚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她改过,帮助她成长。因此,以后医院将督促她在工作上严格要求自己,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执业水平,以良好的服务来弥补此事。

(原标题:护士说的“男娃娃”,的确是千金)

[责任编辑:陈红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