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铭芳谈古琴:二、从诸城派到梅庵琴社


来源:北国网

晚清时期,山东诸城的古琴一度兴盛,当时影响较大的古琴家,一位是王雩门,字冷泉,一位是王溥长,字既甫。王雩门宗金陵派, 王溥长宗虞山派,虽然他们的琴学渊源有异,但《长门怨》、《秋风词》等独特的琴曲确是一

晚清时期,山东诸城的古琴一度兴盛,当时影响较大的古琴家,一位是王雩门,字冷泉,一位是王溥长,字既甫。王雩门宗金陵派, 王溥长宗虞山派,虽然他们的琴学渊源有异,但《长门怨》、《秋风词》等独特的琴曲确是一致,诸城古琴由王溥长、王雩门二人分别传授下来。

虞山派王溥长字既甫(1807——1886),风格清微淡远。所传十五曲辑为《桐荫山琴谱》(未出版);门人有王作祯、王露两人。王作祯,字心源,自幼从父王溥长学琴。因受过严格训练,琴艺超越其父。当时和金陵派的王雩门被称为“诸城二王”。此时是诸城王姓琴家人才辈出,发展到顶峰时期,也是“诸城琴派”形成的萌芽阶段。1919年在章太炎的推荐下,王露被聘为北京大学古琴导师,詹澄秋为其得意门生,詹澄秋去世后,才逐渐衰落。

金陵派王雩门,字冷泉(1807——1877),诸城东南五里王门村人,擅长吹箫,精制箫、斫琴、书法、篆刻,弹琴风格绮丽缠绵,擅长轮指,奏曲连贯性强;王雩门辑有《琴谱正律》、《律吕元通》、《中原呼韵谱》、《呼韵指南》、《洪武呼韵谱》等,王雩门弹奏曲子多数出于《五知斋琴谱》,藏有明代朱权监制的“益王琴”,死后将“益王琴”传于弟子王宾鲁。

两人琴派虽不同,经过交流切磋,二人所弹奏的曲子很多却相同,其中《长门怨》、《春闺怨》等最早见于《龙吟馆琴谱》,推测《龙吟馆琴谱》对清末诸城古琴已有一定的影响,曲子的立调体系也完全一样。

图片1.png

王宾鲁(1866-1921)字燕卿,山东诸城人,为王雩门唯一的弟子;他学琴于王雩门而青出于蓝,不仅琴艺深湛,而且大胆创新,在演奏技法上,可称为标新立异的革命者。关于王宾鲁的家世,留下的文字很少,只知道他出身望族,善琴且懂医道,养有五子一女;王宾鲁“以操缦世其家”, 王宾鲁的古琴弹奏风格来自王雩门等人家传启蒙, 王雩门既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同族曾祖,他的自白中特别强调琴学来自“携琴访友”、“赖诸名流多方指授,自问始有进境”,也就是他数十年的自学、游学和独立思考。1916年, 王宾鲁在济南写文稿时,曾自信地表达出了对琴学艺术个人风格的追求和自我的强调:“近三十年既不以他人为法,又不以诸谱为可,凭殚心瘁虑,追本探源,无不别开生面。”1917年,经维新派领袖康有为介绍, 王宾鲁由江南硕儒江谦聘请到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古琴。为纪念南京高师前身两江优师校长李瑞清(号梅庵),校园内曾建三间平房,名为“梅庵”, 便在梅庵教授古琴, 所传弟子众多,其中徐卓(字立荪)为其入室弟子。徐立荪不但琴艺精妙,且于琴学之研究,古琴之制作,以及对音乐律学方面等都有成就。同门有邵大苏、孙宗彭等,皆为一时之秀,从此开高等院校古琴教育之先河。从诸城古琴的发展,可以看出,王溥长系的传人,到王作祯、王露为止,在琴技上确有很大提高和发展,但在思想上相对地说,仍比较守旧。因此,对古琴的发展基本上还是局限于继承了虞山派的演奏风格。与王宾鲁后来所发展的具有齐鲁音乐风格的琴曲大不相同。足证当时“诸城二王”或“琅琊三王”之称,只是赞其琴艺高超,并不代表琴派。“诸城琴派”之形成,开创于王宾鲁,他同时也是该派的奠定者。

图片2.png

1929年王宾鲁弟子徐立荪、邵大苏及其同门为纪念老师,遂以“梅庵”为名创建了“梅庵琴社”,并将王燕卿先生传授的《龙吟观琴谱》残稿重加编订,易名《梅庵琴谱》。《梅庵琴谱》自1931年首刊后,徐立荪先生曾于1959年在其基础上又修订再版,此版比首版增加:14首琴曲简谱卷,另外增加一首琴曲《月上梧桐》(徐立荪作);中国书店出版社也曾有《梅庵琴谱》缩印本发行;

图片3.png

之后邵大苏和徐立荪门人吴宗汉将梅庵琴学传入香港、台湾和美国等地区,中国古琴史如梅庵影响广泛者,绝无仅有。香港版《梅庵琴谱》由徐立荪再传弟子唐健垣教授据《梅庵琴谱》(第二版)于1971年影印;台湾版《梅庵琴谱》由台湾某出版社按二版《梅庵琴谱》翻印,先后二次,首次于1975年,二次为1990年;台湾版《增编梅庵琴谱》1994年出版,为邵元复先生在《梅庵琴谱》第一和第二版基础上编辑而成,琴曲部分增加徐立荪创作的《春光曲》及邵本人的几首打谱作品,琴论部分增加徐立孙《律吕考释》等。英文版《梅庵琴谱》1983年在美国出版,由华盛顿大学弗·里伯曼先生据《梅庵琴谱》(第二版)翻译而成,增加了五线谱。《梅庵琴谱》是世界上最早且唯一拥有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英文等多种文字版本且在海外广泛发行的古琴琴谱!

图片4.png

上世纪八十年代,琴家谢孝苹先生于饶宗颐先生处得知,荷兰莱顿大学藏有一部著于明末清初的《龙吟馆琴谱》,随后搜罗到该谱的微缩胶片,并认为这部莱顿大学汉学院所藏的《龙吟馆琴谱》,与王燕卿手中掌握的《龙吟观琴谱》相同,《梅庵琴谱》首录之曲并非为王燕卿首创,而是有其更早的历史渊源。此《龙吟馆琴谱》没有序文和跋文,上卷论音律,下卷载琴曲,亦或为岳莲所抄,后又为毛式郇所誊,以后又辗转多人,直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为高罗佩所藏,最后流于海外。王燕卿手中的《龙吟观琴谱》,当是经另一流传渠道保留下来的,它与《龙吟馆琴谱》同宗,但是,《龙吟馆琴谱》的最早作者是谁,目前限于资料,尚未有定论,可以判断作者当为琴艺造诣深厚之人。《龙吟馆琴谱》共收《平沙落雁》《长门怨》《关山月》《秋闺怨》《挟仙游》《春闺怨》《秋江夜泊》《捣衣》8曲;《梅庵琴谱》另新增《秋风词》《极乐吟》《凤求凰》《风雷引》《释谈章》《搔首问天》6曲,其中《秋风词》《释谈章》《搔首问天》亦见于“诸城二王”所传。

图片5.png

2005年,当代古琴大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国家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刘赤城先生携弟子重举“梅庵琴社”雅帜,前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吕骥先生慨然为琴社题写社名。2006年,山东诸城市政府聘刘赤城为顾问成立了“中国诸城古琴研究中心”,并先后派王燕卿五世孙女王亚男以及姜燕等人随刘赤城学琴,使诸城原土已失传多年的诸城琴派回到其诞生之地。

2017年,由“历代古琴文献研究丛书”编委会组织编辑的琴学巨著《梅庵琴谱合集》隆重面世,本合集重点除了收录历代版本的《梅庵琴谱》以外,还重点增加了刘赤城大师集20年心血修订的《梅庵琴谱--修订版》;刘赤城为将恩师徐立孙先生亲授的谱外技艺及自己浸润七十余载艺术精髓和指法心得传承于世,在其子著名古琴演奏家刘铭芳的协助下,通过更加详尽的谱字及创新指法谱字,毫无保留的充实到原谱之中,以传承后代,终成此《梅庵琴谱--修订本》;难能可贵的是,为方便习琴者学习,刘老在本修订本中将原谱以黑字原版收录,各曲订正段落、指法谱字及创新指法谱字用红字书写,同行并立,使按谱习琴者一览无遗。

图片6.png

现在的梅庵古琴历经百年有序谱系传承仍朝气蓬勃,行成了音韵宽厚、奔放洒脱、雄健中寓有绮丽缠绵之意、刚柔相济的风格特点,有“初学知传声、再弹识传情、久练得其神”的精湛理论,并有刘赤城等国宝级古琴大师作为中坚支柱,进而形成遍布大陆20余省的分社、遍布北美、澳洲、台湾、香港等海外分社的广泛影响力;在近代以来各大琴派林立的格局中,梅庵古琴能有迅猛发展并广泛流传到海内外,绝不是偶然。

[责任编辑:刘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推荐

热点聚焦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