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陈的公司有救了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老陈的公司有救了 7月2日,一笔120万元的个人贷款到期,没能办出续贷。 7月29日,一笔600万元贷款到期,还是没能办出续贷。 10月2日,一笔200万元的贷款被抽走。 10月22日,一笔3

原标题:老陈的公司有救了

7月2日,一笔120万元的个人贷款到期,没能办出续贷。

7月29日,一笔600万元贷款到期,还是没能办出续贷。

10月2日,一笔200万元的贷款被抽走。

10月22日,一笔300万元贷款被抽走。

经过20多年的打拼,48岁的温岭人陈其华,名下公司资产已直奔亿元而去。可短短几个月内被连续抽贷一千多万元后,公司危在旦夕。

事情起于今年6月。与他有贷款互保关系的三家公司,其中的一家云鹏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陷入困境。

受此牵累,另一家互保公司被列为“危险客户”,贷款频频被抽回,很快也陷入危机。

这使得陈其华等剩余两家互保公司,出现担保违约的不良记录。陈其华和这家公司权衡后,筹集600万元替被牵连的第二家公司还款。

但接下来,陈其华接连四笔贷款到期后,四次续贷要求均被驳回。尽管这期间,他和另两家互保公司,已帮云鹏公司的贷款还上。(详见本报10月31日A10、11版)

本报报道引发浙商银行关注。10月31日,浙商银行台州分行一名副行长,找到陈其华,表示将尽力帮助解决资金问题。

随后,温岭市金融办主任和浙江股权交易中心的一名负责人,接连到访,也表示将提供帮助。

11月2日,一笔250万元的贷款又要到期。陈其华咬牙还上。

浙商银行500万元贷款到账,上“新三板”计划启动

当地政府协调下,此前贷款的银行也不抽贷了

老陈的公司有救了

但更多小微企业主,还在期盼着融资环境的改善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很多人关心着陈其华的命运。

本报的连续报道,引发银行、政府和企业界人士的关注,他们纷纷伸出援手,让这位濒临绝望的企业家,重新看到了希望。

浙商银行的500万元贷款已到账;今天,他上“新三板”的计划也将正式启动;中建投资公司的杭州代表也找到了他,表示愿意提供1000万元以内的融资帮助。当地政府部门也已帮他协调了此前贷款的两家银行,两银行表示不再抽贷。

陈其华用诚信和坚持等到了曙光。

“我的选择是对的,我没有后悔。”陈其华这样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这天,他把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夹缝中的生命”。

这几天,不少中小企业来电,表示身陷与陈其华一样的困境。我们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陈一样幸运。事情背后,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我们反思。

这么多天来,陈其华连喝酒的心情都没有,“感觉就快要撑不下去了”。

直到昨天,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浙商银行台州分行一名副行长打的。

“陈总,你的500万元贷款已经放下来了。”这无疑是一个大好消息。

“这么快?才一个星期。”陈其华听了有些激动。

“特事特办,”这位副行长说,“你如果还有什么困难,可以再和我们说。”

这笔钱,无疑是救了陈其华。“雪中送炭。”他觉得这是最好的概括。

五个月的煎熬终于结束了,陈其华长松了一口气。

其他银行忙着抽贷,为何浙商银行愿意冒着风险雪中送炭?

前述这位副行长表示,他们经过五天的调研和风险评估,觉得这家公司是有潜力的,老板的人品也是好的,只是现在被抽贷,暂时遇到了小挫折。

“应该救他,我们也愿意救他。”他这样说。

另一方面,对于陈其华这样的小微企业来说,上“新三板”是条融资好路。昨天,他也接到了光大银行证券部负责人的最终答复:“上!”

今天,这名负责人将带队赶赴温岭,正式启动这一项目。对此,陈其华充满了信心。

与此同时,当地政府部门也已帮他协调了此前贷款的两家银行,两银行表示不再抽贷。

另外,中建投资公司的杭州代表也找到了他,表示愿意提供1000万元以内的融资帮助,让他早日提供相关资料。

苦尽甘来。昨天,陈其华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写了四句话:“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扪心自问是非直,理真道洁也需情。”

“希望通过钱江晚报对大家的关心说声谢谢,也想和跟我有着相似经历的人说,一定要坚持。”陈其华这样对钱江晚报记者说。

国内融资的一个难点在于

金融机构难以精确了解企业财务状况

国外小微企业如何融资?有何借鉴的价值?记者就此采访了浙江一家融资公司的冯姓老总。

记者:国外的小微企业融资难不难?

冯总:小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的难题。我就拿美国来说吧,那里的小企业和我们国内也差不多,融资也是比较难的。但他们可以选择的渠道比较多。美国有几千家社区银行,专门为小微企业服务,资产规模多在1亿美金以下,很多小企业会找这样的银行。

记者:他们是怎么融资的?在融资方式上和国内有啥不同?

冯总:融资方式有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

美国的资本市场发达,针对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融资渠道,投行等金融机构也很发达,所以,直接融资是比较容易的事,比如通过发行股票,发债券、私募、信托等。而我们国内主要是间接融资,也就是银行主导的融资。

另外,国外是很少很少做担保贷款的,他们要么抵押贷款,要么信用贷款。特别是联保没法控制的,一家倒了,可能连累几十家。不管你是好的企业,还是差的,都要跟着倒霉,所以这也是很不健康的。

再者,一家企业的财务状况如何,国内判断起来并不容易。国外企业财务报表是很规范的,也很真实,不像个别国内企业,有的数据是作假的。银行光看财务报表,很难相信你。

记者:对此,国外有什么好的做法可以借鉴?

有一点国外做得比较好,就是政府做一些工作,美国就有一些政府性的担保机构和担保基金。这对于小微企业的融资来说很有帮助。

这几年,我们也成立了很多担保公司,政府发了许可证书。政府的意愿是给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不过现在需要注意的是,个别担保公司是变相在放高利贷。

在管理上,美国设立有小企业管理局(SBA),是美国政府制定小企业政策的主要参考和执行部门,但其本质是政策性金融机构,除了为小微企业创业准备、商业管理等提供咨询服务以外,还以金融中介的形式向企业提供资金帮助,经国会授权拨款提供贷款。

记者:政府出面成立担保机构,省内有过实践吗?

冯总:几年前,宁波出台过一个政策,关于城乡小额贷款保证保险的,就是政府出面,拉进保险业,不需要提供抵押、担保的信用贷款,只以保险公司保证作为担保方式,分期付息,到期一次性偿还本金。

但这要求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在没有任何抵押担保的情况下,确切了解企业的经营情况和企业主的为人,这个是有难度的。

记者:“新三板”现在很热门,你怎么看?

冯总:这是个好渠道。对于小微企业来说,比较明显的是,融资的成本低,200万左右就够了。但如果你要上A股,融资成本就要几千万。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企业,就是倒在上市的半路上。

回归理性

1931年,麦克米伦爵士在调研了英国金融体系和企业后,提交给英国政府一份《麦克米伦报告》,其中阐述了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资金缺口,被称为“麦克米伦缺口”。

这个现代金融史上第一个正视中小企业融资难题的人,或许并不会想到,在大半个世纪后,这个难题依然是世界性的难题。

陈其华是幸运的。在他实现了起死回生时,他的同行们或许还在煎熬,或许已经倒下。

为什么会出现一群陈其华?如何拯救一群陈其华?

或许问题难解,但我们仍然需要反思。

陈其华说,“我们需要回归。从扩张的狂热中冷静下来,想一想,我适合干什么,我擅长干什么,我的主业到底是什么。”这是他在这次抽贷危机中最深的感悟。牵累他的云鹏为什么倒掉?原因之一就是企业好的时候,给钱的人多,头脑发热,扩张太快。事实上,上世纪九十年代,很多小老板能发财,是因为当时的经济大势好,一些人却因此欲望膨胀。一名经济学研究者说, “现在是到了拼能力,拼智慧,拼管理,拼素质的时候了,他们吃到了苦头” 。

银行业,同样需要回归。“现在,我们行业内有一种主流的声音,就是信贷要回归传统判断。”一家商业银行的行长这样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与企业主一样,银行也经历过了一场“发热期”。这名行长深有感触地说,有的企业看起来发展很好,扩张很快,各家银行都排队去放贷,就会放松了判断,放低要求参与竞争。“现在要回归到传统,要实实在在去考察去判断一个企业的质地。”

当然,除了回归,我们还需要建设。

比如,如何改变单一的融资渠道。这点,浙江省政府已强势介入,例如新三板,小额贷款公司。今年10月,台州还试行小微企业信用保证基金,由政府和金融机构设立信保基金5亿元,为小型、微型企业融资提供信用担保,单个企业担保额度不超过500万元。

再比如,如何重建企业的信用。一位银行业人士坦陈,“有些企业给我们看的并非真实数据。”所以,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会起疑。如何规范中小企业主的行为?如何重建民间信用体系?这是一个更大的命题。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红珍:]

标签:公司 陈其华 银行

人参与 评论

热点聚焦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