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仑新发掘的东周遗址或与吴越争霸有关
宁波

北仑新发掘的东周遗址或与吴越争霸有关

2020年11月16日 09:46:13
来源:宁波晚报

01  四顾山遗址发掘区周边环境.png

四顾山遗址发掘区周边环境

前晚,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发布考古通报:北仑发现一处东周时期文化遗址,今年6月至10月完成考古发掘。遗址位于新碶街道永久村卢郑自然村西侧、平风岭隧道南侧,命名为四顾山遗址,出土有陶器、原始瓷、青铜器和少量竹木器等。东周时期遗存丰富,保存情况较好。

四顾山遗址有何亮点?昨天,记者联系了该遗址发掘现场负责人付琳博士(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助理教授、特任副研究员)。通过电话,他向记者描述了距今约2500年前,一个越国边疆聚落,努力参与到吴越争霸中的生动场景。

02  四顾山遗址主发掘区航拍图.jpg

四顾山遗址主发掘区航拍图

发现:这是商周时期的宁波

付琳一直致力于研究江南早期国家发展进程,对江南区域的商周时期考古资料非常熟悉。

所谓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说起东周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但说起春秋战国大家就都耳熟能详了。这一时期,宁波毗邻越文化的重要中心——绍兴,地处越国的“东疆”。

早期考古发现表明,当时,宁波城邑大约位于今天的慈城城山“句章故城”。沿慈溪至北仑的一带“海岸线”上,分布着若干大大小小的聚落,人们“饭稻羹鱼”,善于行船,体现了典型的海洋文化和港口文化特征。

“在宁绍乃至整个江南地区,保存完好的东周时期遗址并不常见。”这也是付琳对四顾山遗址特别看重的原因。

四顾山遗址的发掘源于北仑区黄山路西延工程建设,客观来说,这是一次抢救性发掘。配合工程进度,2019年7月至2020年5月,当时的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现为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厦门大学、北仑区文物保护管理所等三家单位,对遗址进行前期勘探与试掘,发现此处文化堆积非常“单纯”。

“这一点非常不容易。”付琳解释说,两条试掘探沟出土的陶片,年代特征明显,排除其他推测,考古队认为,这就是东周时期的原生堆积,且保存状况很好。

以往发掘的江南地区东周遗址,基本上都被后来历朝历代的生产生活严重破坏;而四顾山遗址不同,遗迹保存相当完整。另一个难得之处是,此前宁波发现的商周遗址多为土墩墓,居址、聚落并不多见,而四顾山遗址的发现,填补了这部分资料。

冶炼:揭开越国边疆的一角

15  出土青铜箭镞.jpg

出土青铜箭镞

正式发掘从今年6月开始,先清理出明清地层,继而是宋元地层。在宋元地层,考古人员清理出灰坑、灰沟和一座墓葬,残存两枚随葬的铜钱表明其宋墓的身份。

发掘了2个月后,属于东周的场景终于揭开。

“说到东周,大家或者概念模糊。但说起吴越争霸、卧薪尝胆,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付琳说。

关于四顾山遗址遗存主体,目前断代为春秋晚期到战国中期,涵盖越国向北方扩张的一段时间。

争霸离不开军事实力的支撑,武力和兵器必不可少。最能代表当时经济发展水平的,便是青铜器和铁器,比如青铜铲、青铜箭镞、青铜鱼钩、铁锛……这些在四顾山遗址均有出土。

“相比中原地区,江南铜矿、锡矿之类的矿产资源相对稀少,故而中原能出土大规模青铜礼器,而江南有限的矿产资源不得不精打细算地用在兵器、农具上。”付琳说。

让付琳感到惊喜的是,就在这1000平方米的发掘区,考古人员发现了一处“炼炉”。

“上面一层满坑的石头,有烧红、烧裂的痕迹。下面是一层竹木结构,底下还有小坑。”付琳推测,这极有可能是当时人在做“找矿”的试验,看附近的矿石里是否能够炼出铜铁。“我们已发现了一些金属颗粒,但具体的成分及含量还有待进一步检测。”

“因为时间点恰好契合,我们不妨这样设想:越国向外扩张的时候,举全国之力铸造兵器,连地处边陲的这个中小型聚落也卷入其中,尝试为国家提供武力支持……”付琳笑着说,考古需要科学精神,也是“补史”的过程,面对这个缺少文字记载的边陲聚落,大家不妨发挥有根据的想象,去还原当时的历史场景,从而获得更丰富的认知。

原始青瓷、印纹硬陶:

典型的东周特征

08  炼炉(L1)航拍图.jpg

炼炉航拍图

在整个四顾山遗址,最能体现东周时代特征的,是出土的陶瓷。

发掘出土的陶器和原始瓷器主要有:原始瓷碗、原始瓷杯、原始瓷盅、原始瓷盘、印纹硬陶罐、泥质陶豆、泥质陶盆等。

我国的原始瓷大约始现于商代前期,它是在陶器烧制工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与印纹硬陶有密切关系。原始瓷所用原料为瓷土,烧成后的器表呈青黄色或酱褐色,总称为原始瓷。原始瓷的创烧标志着制陶技术经历了一次质的飞跃,为后来成熟瓷器的出现奠定了基础。

宁绍地区是我国原始瓷的重要出土区域。“四顾山遗址的特殊处在于,除了原始瓷,还发现了与制瓷活动相关的沉淀池和储泥池,相当于找到了胎土淘洗、存放的区域,为原始瓷的生产作为规模化、系列性活动,补上重要一环。这一手工业遗迹,在之前吴越考古中从未发现过。”付琳说。

在发掘这处沉淀池时,还出土了不少倒在坑里的树木,吸引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等相关机构来提取样本,试图通过树木年轮测定出更为精确的年代;青铜等金属器,也吸引了北京科技大学、厦门大学等单位主动介入检测。

“科技考古除了可以提供更精确的年代,还能提取更多用于深入阐释历史的重要信息,欢迎大家共同协作开展研究。”付琳说。

新闻多一点

为配合相关工程建设,四顾山遗址目前已回填。因遗址发掘区北部更高一级台地及山坡遭受破坏殆尽,遗址北向分布范围已不可知,是否存在固定的居址类聚落或墓葬区存有疑问。在遗址发掘区南部的苗圃内,

经勘探表明,仍保留有约10000平方米左右的遗存,探明存在较大型的坑状遗迹。付琳等人建议,作为北仑乃至宁波现存不多的商周时期遗址之一,建议在时机合适时将四顾山遗址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或文物保护点,以便纳入法制化的保护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