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同学都是他挨家挨户找来的!宁波好校长守护"折翼天使"25载
宁波

每个同学都是他挨家挨户找来的!宁波好校长守护"折翼天使"25载

2020年12月02日 23:58:10
来源:甬派APP

个子瘦小,讲话轻声细语,步履缓慢……这就是王叶龙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记者今天刚见到他时,没有感觉到一丝校长的威严和架势,反而是风尘仆仆的样子,略显疲惫。

王叶龙是宁海县培智学校的校长,平常管理学校32个教师和99个特殊学生已是十分忙碌。近几月他又整个宁海县跑着筹建各乡镇学校资源教室。用他同事的话讲,“只要有关于特殊教育的事,他总是格外认真。”

对于特殊教育,王叶龙从来都是亲力亲为,这一点,从他19岁踏上这个岗位开始就一直坚持着。

每一个孩子都是从角角落落找来的

2010年宁海县开始筹建培智学校,建成后有了崭新的校舍以及标准化的设施,但报名人数寥寥无几。如何让特殊儿童顺利入学呢?如何让家长知道这么一所专业的学校呢?

苦思几天后,王叶龙用了最笨的办法——挨家挨户找孩子来上学。宁海整个县域狭长而又多山,18个乡镇街道一大半为山区。王叶龙根据残联提供的学生相关信息,怀揣着一本笔记本就开始了“寻生”之路,顶风冒雪、穿山过溪,这一走就是七个多月。

“第一眼见到小丽的时候,在寒风凛冽的冬天里她只着一件薄夹袄和一双塑料鞋后,我震惊了。”小丽家在宁海与三门交界的山沟里,依着导航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那个村,由于登记的信息没有更新,几番询问后找到了小丽家。

小丽天生残疾,出生后母亲离家改嫁,父亲外出打工多年杳无音信,因此小丽只能跟70多岁的爷爷相依为命,靠着微薄的特困补助艰难生活着。王叶龙是个外乡人,方言沟通存在一定的难度,加上小丽爷爷的拒绝使得初次交谈不太乐观。在跟当地老人们交谈后,王叶龙发现小丽爷爷最大的顾虑是生怕负担不起上学的费用。

回到学校后,他立即联系社会爱心人士成立了宁海县特殊儿童帮因助学基金,关注象小丽这样特困家庭生活状况,随时提供生活和学习上的帮助,同时根据特困学生家庭现状向县教育局提出了要求特困补助的报告。这份特困补助彻底打消了小丽爷爷的顾虑,在王叶龙三访之后,小丽终于入学了。

微信图片_20201202185745.jpg

2011年,学校建成开学,迎来了第一批40位学生,每一位都是王叶龙从宁海县的角角落落里找来的,他们的情况王叶龙最熟悉不过了。同时,根据学生贫困的现状,王叶龙积极争取社会补助,建立了“孙均六奖教助学基金”和“宁海县体彩基金”,通过逐年发放帮困助学金的方式,重点帮扶家庭极度困难的学生。还通过专项助学行动进一步解决了学生在校生活和学习的困境,三残儿童的入学率从42%提升到98%,基本解决了原有的“送而不接,接而不送”的尴尬局面。

每一次改变都不是轻而易举的

“《小苹果》是浩浩最喜欢的歌,一听到这首歌,他就格外开心。”王叶龙每天风雨无阻地接送浩浩去卫星学校学习,途中他总会播放的就是《小苹果》这首歌了。

浩浩是一个唐氏综合征的孩子,家在一市镇山沟里的小村庄,父母外出打工,一直由爷爷奶奶照顾着。

“学校里几乎一半的‘意外’都是他干的。”这是王叶龙对浩浩的评价,但言语中并没有任何责怪之意,因为这三年来他亲眼见证了浩浩的改变。

王叶龙下午放学去接浩浩时,总会看到他在学校门口等着,浩浩再也不会因为不可控的行为把车门摔着“咣咣”响,他还会主动跟学校门口的老师、保安师傅挥手告别;还会把这一天来发生的有趣事情跟人分享,大家都笑称他们是“爷俩”。

微信图片_20201202185735.png

与王叶龙交谈过程中,好几次他都手背腰后,面露难色。一询问才知道他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深受病痛的折磨。但他总是不以为然,按照他的话讲,“干这一行受伤是常有的,这点痛不算什么。”

腰伤难受,手臂的伤则是意外——

小如来学校已经有三年了,由于听觉障碍和情绪障碍的原因,她常常会突然变得极度狂躁,而且会对身边人的安全造成威胁。前年五月,她的狂躁症突然发作,当王叶龙赶到教室时,她握着一铅笔正对二位班主任老师进行攻击,在安抚过程中她突然拿起一把椅子砸向王叶龙的手臂。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疼痛难忍才去就医,发现手臂已骨折,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落下了病根。每次说起手臂骨折的事,王叶龙总是轻描淡写,一笔略过,仿佛受伤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每一次送教上门都值得珍惜

现在,仍然能见到王叶龙奔走在各乡镇,不再是寻找学生就学,而是为那些无法来学校学习的特殊儿童送教上门。他们由于生命机体的特殊性,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语言、沟通、行走、学习,甚至进食都存在障碍。他们往往被遗失在社会阴暗的角落里,孤独、寒冷、无助,但他们同样需要温暖与拥抱。

“刚见到小静的时候,我们发现她是被关在昏暗的家里。”小静家也在一个山沟里,家庭条件极度困难,靠爸爸做保安来维持基本的生活,妈妈大部分时间在康复医院治疗不能回家,小静自身也由于重度残障无法进校学习。由于无人照顾,家人只好每天将小静反锁在屋里。得知这个现状后,王叶龙亲自带领老师上门送教,三年来风雨无阻,点滴的守候给予了小静更多“家人”的陪伴和温暖。同时王叶龙也从社会各个渠道为他们争取更多的资源,倾其力提供帮助。

最让王叶龙印象深刻的要数小杰了。二年前,王叶龙第一次来到小杰家,小杰妈分享给很多小杰的故事:由于小杰的视力已经逐渐的看不到光线,喜欢用鼻子来寻找身边味道,喜欢伸展双手来寻求拥抱,喜欢紧紧的搂着妈妈的脖子……但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小杰妈妈带来了不好的消息。“医院已经劝我们放弃了,医生也建议我们不要再使用任何药物,但我不想放弃,哪怕给他注射一点营养液也好,但是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风险。”小杰患了器官衰竭,每一次送教上门可能都是最后一次相遇。虽然心情沉重,但王叶龙与孩子交谈时总是微笑地鼓励小杰。得知噩耗的那一夜,无风,但彻夜未眠。

微信图片_20201202185711.png

“生命很精彩,也很奇妙,但也很脆弱。当这样一个特殊群体隐现于我们身边时,我想我需要做更多,除了关爱,还有敬畏,更有一生的执着。”采访结束时已临近午饭时间,王叶龙顾不得吃饭匆匆离去。寒风中的背影,蹒跚而又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