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交流干部的“扶贫日记” ——农行宁波市分行对口产业帮扶纪实
宁波

三名交流干部的“扶贫日记” ——农行宁波市分行对口产业帮扶纪实

2020年12月24日 10:16:21
来源:农行宁波分行

产业扶贫是稳定脱贫的根本之策,更是促进贫困地区发展、增加贫困人口收入的有效途径。银行作为现代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和润滑剂,通过金融服务为产业扶贫注入“活水”,可谓具有独到优势,也是对口帮扶过程中的重要课题。

去年,中国农业银行启动“双百”干部人才结对帮扶计划,从深度贫困、“三区三州”地区选择100家县支行,与东部发达地区100家一级支行建立结对关系,重点推动银政合作、招商引资、产业扶贫等工作。

“我们把优秀干部送到深度贫困地区挂职交流,不仅要把先进的理念、产品、办法等输送过去,更要立足当地产业优势和资源禀赋,让扶贫产业带动更多百姓增收致富,增强地方造血功能,持续提升自主脱贫能力。”农行宁波市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彭超英说。

根据部署,去年7月,农行宁波市分行选派了6名干部前往贵州开展东西部协作扶贫。短短一年多,这些干部无论在认识上,还是在实践上,都颇有收获。最近,记者采访了其中三位,整理成“扶贫日记”以飨读者。

受访者:林震志

交流岗位:农行黔西南分行副行长

“企业扎了根,才能冒新芽”

天下山峰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徐霞客笔下的黔西南万峰林,记忆中是美丽的代名词。当真正踏足时,却发现,这里是全国、贵州贫困程度最深的州市之一。初见黔西南,尽管有所心理准备,但所见所闻还是令人难以平静。

还没完全落定,我就逼着自己到一线去。真扶贫、扶真贫,首先就得帮到点上,扶到根上。果然,到了联系点普安支行,问题就浮出水面:这里项目不少,但因信贷资源限制、贷款价格等因素影响,不少信贷项目一下子还不能落地。

最为火烧眉毛的就是,中电光伏电站项目。这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在普安当地投资开发的一个新能源项目。2018年底,虽然已审批通过4.5亿元的项目授信方案,但贷款却未能按时投放。盘根问底才得知,僵在那儿的主要原因就是资金价格问题。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据我了解,宁波民营经济活跃,经济相对发达,信贷资源有着一定比较优势,资金价格调控也更加灵活。何不让东西部两家行合作,通过项目资源和信贷资源的优势互补,这样就可以让项目落地变成了可能!

这一发现,一下子就为我打开了思路。通过调阅项目档案、实地走访调查,我发现这个项目不仅符合宁波分行的信贷政策,还属于绿色信贷范畴,根据农业银行政策可以申请一定的优惠补助。我把合作的想法和了解到的项目情况向宁波分行汇报后,马上就得到了大力支持。短短半个月,就把所有审批流程跑完了。

目前,3.4亿元的项目资金已经投放到位。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这笔精准扶贫贷款的落地,不仅有效提升了当地农行的经营效益,还带动了2078名贫困人口增收。

浙江是民营经济的发源地,而黔西南的制造业基础则相对薄弱。调整产业结构,引进优质民企,对产业未来大有裨益。作为金融机构,我们的职能不仅要把企业引到黔西南来,更关键是帮助这些企业活下去,让他们生根发芽,才能真正带领当地百姓走出贫困。

万洋集团是2019年5月,由宁波引入黔西南安龙县的,计划打造占地1000亩的宁波对口帮扶黔西南的共建产业园,把东部特别是宁波优质的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企业引进来,可提供1.8万个就业岗位。

在得知贵州分行从没开展过厂房按揭业务后,我多次前往企业调研,研究制定业务合作的可行性方案,并向上级行争取信贷支持。就在方案提交不久后,万洋集团与黔西南分行签订了10亿元的战略合作,并匹配3亿元的厂房按揭信贷额度。目前,该园区13幢厂房已结顶,9月底有望顺利开园。

在我看来,黔西南尽管经济相对落后,但健康产业、休闲产业,绝对大有作为。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主动服务对接来黔投资的浙企,利用自己的业务专长,为他们设计融资方案,扮演好“店小二”角色,推动产业扶贫创出实效。

受访者:丁珊珊

交流岗位:农行黔西南册亨县支行副行长

“活水滴灌富民产业”

册亨,贵州省最偏远的地方之一,国家级深度贫困县。与之临近的还有个县,名叫望谟县,当地人称:册望册望,贵州的西藏。我的对口帮扶村在八渡镇者弄村,记得第一次从县城下村,绕过一道道山梁后,突见绿水青山、小河潺潺。虽然路程有两个半小时,可眼前的美景,足以令人忘却疲惫。

与很多地处偏僻的山村一样,册亨县者弄村的青壮年常年外出务工,留在村里的只有儿童、妇女和老人。只不过,这几年,因为有了产业导入,小山村出现了致富的光芒。这里的产业主要就是养牛、种油茶树和刺绣来料加工。尤其是油茶低产林改造后,全村油茶面积4000亩,农民人均油茶面积5亩。仅此一项,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就有6000多元。

之前我一直生活工作在城里,来过者弄村几趟后,才开始深刻认识到,特色产业扶贫对于山区脱贫的重要性。而这其中,金融活水精准滴灌大有可为。册亨县共有三大特色产业:香蕉、油茶和蔬菜。其实,这些产业发展现状各不相同,户与户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需求也各不相同。如何提供个性化、精准化的金融服务是一个全新课题。

于是,“香蕉e贷”应运而生,这个产品就是根据蕉农的贷款需求、用款特点量身定制。自去年推出以来,已累计为186户蕉农投放信贷资金1680多万元,带动蕉农人均年收入增至2万元以上。

受此启发,一年多时间里,农行黔西南分行相继在晴隆县发放“绿茶e贷”、在普安县发放“红茶e贷”、在兴仁市发放“薏仁米e贷”、在望谟县发放“芒果e贷”,在全州实现农行特色“惠农e贷”全覆盖。

弼佑镇是县里的油茶种植大镇,面积达11.8万亩。这既是个富民产业,同时也对农村金融,有着巨大需求。为此,我把浙江打造“信用村”的做法,搬到了山里去,带领团队开展农户信息建档,、发放“乡村振兴e贷”、“脱贫成效巩固提升e贷”等特色产品。

去年8月份以来,农行册亨支行共完成农户信息建档7700多户,向1258户农户发放惠农贷款8035万元,这些都是用脚步丈量出来的。今年3月3日,册亨县已退出贫困县序列。但帮助老百姓增收致富,永远在路上。

受访者:陆文锋

交流岗位:农行六盘水水城支行行长

“既要种得好,更要卖得出”

被称作“凉都”的六盘水,过去只知道,这里是避暑旅游的著名目的地。殊不知,这次交流的水城县是个农业大县,当地的水城红心猕猴桃,竟是赫赫有名的国家地标产品。

2019年7月,我来到农行贵州六盘水水城支行担任行长。到了以后,我首先扎入的就是农业产业,希望能够帮助解决企业、农户在新建园区、改善基础设施,以及进行产业提升、拓展市场渠道等方面的金融需求。

调研中,我发现,这里的“三变改革”非常有意思,即: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猕猴桃是水城县的富民产业,当地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成为种植户后,入股乡镇农业专业合作社,由合作社统一管理和销售。因此,农民不仅有土地租金,有劳务收入,年底还有分红。

如何让“三变”有更丰富的内容?猕猴桃种植三年挂果,五年进入盛产期,很多合作社在前期都有不小的资金需求,但缺乏有效抵押物,银行很难放款。通过引入政府增信,“水城猕猴桃产业扶贫贷”应运而生,一下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也大大方便了合作社贷款。

春季是果农生产资金需求最大的时候,我们今年下放的13笔合计6270万元贷款,一下为3000多名建档立卡人口“解了渴”。眼下,正值猕猴桃上市期间,大家迎来了丰收季,我看着也特别兴奋。

水城的猕猴桃品质上乘,通过合作社也打开了一定销路,但仍却藏在“深闺”人未知,一直卖不出好价钱。将乡村旅游与休闲农业相结合,推进“后备箱”经济发展,从而提升猕猴桃等特色农产品的附加值,是我们当前正在大力探索的路径。

我想到了半方塘,想到了半方塘水上乐园。

半方塘旅游度假中心,是水城县政府近年来重点打造的旅游项目之一,在度假中心内的半方塘水上乐园,自2018年开园以来,已成为当地人周边度假避暑的首选。今年一季度,在了解到乐园受疫情影响产生资金缺口后,我们马上进行对接,为乐园发放农行贵州省分行辖内首笔乡村振兴旅游类贷款6000万元。

在支持半方塘水上乐园经营发展,打响品牌的同时,我们瞄准周边消费产业,推出“乡村振兴旅游e贷”,为有创业意愿的老百姓提供资金扶持。最近一段时间,已有不少百姓获得我们的贷款资金,陆续在周边开起了农家乐、民宿。通过旅游度假、餐饮消费与休闲农业相结合,打造“一条龙”服务的乡村旅游模式。相信不久后,戏完水再去周边农场摘猕猴桃,会成为很多游客的标配。

目前,我正抓紧对接宁波的线上平台和大型企业,打通产销对接,让好猕猴桃卖出好价格。此外,我还准备跑一家农企,未来将这里的猕猴桃做成果汁、果干,延长产业链。扶贫工作事无巨细,尽管每天都是“白加黑”,每周都是“五加二”,但看到4200多户农民享受到了“惠农e贷”,走上了致富快车道,这些都让我觉得累有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