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纪事之四
宁波

欧洲纪事之四

2021年03月12日 12:05:42
来源:凤凰网宁波综合

2004年9月22日,我到意大利旅游之后要返回维也纳,可德国熊猫旅行社的旅游车不能直接到达维也纳,而只能到德国的南部城市慕尼黑下车,然后乘慕尼黑至维也纳的火车返回。我在慕尼黑下车后即购买了那天下午7点去维也纳的火车票,因时间尚早,就游览了这座洋溢着古典主义氛围的城市。

欧洲纪事之四

慕尼黑

欧洲纪事之四

慕尼黑火车站

那天下午7点前,我上了火车,这列车的车厢很小,只能坐七、八个人。我放好旅行包,等到车子开动后,拿着杯子刚要去洗手间盛自来水喝的时候,发现坐在我斜对面的一位容貌秀丽,年仅30岁左右的欧洲女子微笑着向我摇手示意不能喝火车上的自来水,我只好㖭着干涩的嘴唇重新坐下,心里嘀咕:欧洲的自来水不是可以当开水喝的吗?为什么火车上的自来水就不能喝呢?现在口中干渴得像大旱之地,又不知道到哪里去打开水,怎么办?这位年轻女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从包里拿出一只大苹果到洗手间用自来水洗净,然后用餐巾纸仔细地擦干后走到我的座位旁温馨地递给我。因为我正渴得紧,这一雪中送炭的举动使我很快地接受。我一边接过苹果,一边说着谢谢的英语。吃完苹果后,这才开始仔细地打量起这位好心的女人:白洁的皮肤,黑色的长发,秀丽的脸型,漂亮的五官,仁慈的眼神,微丰而轻盈的身材,白色的上衣,浅蓝的长裙,飄飘然大有仙女下凡之感。她的身边还带着二个约五岁的双胞胎儿子,对座坐着一位温文尔雅的丈夫,四口之家在其乐融融地聊天,这位女子还时不时地友好地注视着我。

正当我小憇呈半睡眠状态时,列车的轮速已经前进近一个小时了。这时,车厢内七手八脚拿行李的声音使我愕然一惊,我看了看手表,心想,到维也纳三个小时的路程怎么一个小时就要下车了?当我还不知所措地呆坐着不动时,这位女子第二次走到我的跟前要求看看我的车票。她看了车票后说了句要马上下车意思的话,我说了句“维也纳”,她边摇头边继续说着我听不明白的语言,並迅速地帮我拿下旅行背包,还用右手拉着我的左手示意跟着她下车,也许她已经看出我不会说英语,所以才叫我紧跟着她走,以免落下。她的丈夫很友好地左右两手各拉一个儿子,我就这样跟着她走出了车厢。紧接着,她又拉着我走进了另一节有二十几个人可坐的车厢,这时我才明白欧洲的火车还有中途转换车厢的规矩。当我坐好车座平下心来时,我对这位仍旧坐在我斜对面的美丽女子又增添了一份美好的印象,我仿佛感到她就是一个现代的圣母玛丽亚!

欧洲纪事之四

圣母玛丽亚

正当我沉浸在胡思乱想之中时,不知不觉,又将近过去一个小时,车厢内的旅客又在拿行李准备下车,于是我又不解地用手势並加上中国话作哑语问她,维也纳还有一个小时啊?她说了句“萨尔茨堡”,我说我是维也纳下车啊?她摇摇头,二话沒说地示意我快些拿下旅行包,又用右手拉着我的左手跟在她的后面下车。下车后我才明白,原来这列火车的终点站是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到站时间是晚上九点,而去维也纳必须转车。想必这些列车运行程序票子上是写着的,只不过我这个“英语文盲”看不懂而已。细思极恐,如果没能遇上这位好心女人,后果不堪设想!

欧洲纪事之四

陈承豹在萨尔茨堡

下了车后,满以为我与她就此各奔前程了,因为她做的好事已经很圆滿了。可是,她向她的丈夫说了几句话后,丈夫拉着二个儿子背着行李站在原地不动,而她继续领着我一直走到去维也纳的列车站台,示意我等在这里,并指着一块列车时间告示牌提示是九点半上车。接着,我看她还不是走向丈夫的方向,而是急匆匆地走向一处人群多的地方。约五分钟后,她领来了一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会说中国话的妇女。听了这位中年妇女自我介绍和说明事情的经过后,我才完全明白欧洲女子的用意是为我找到一个能够陪伴我到维也纳而且能说中国话的人。直到来了这位印度籍华人后,她才放心地微笑着和我紧紧地握手,然后快步走向她的丈夫和儿子的地方。这一家四口几步一回头地挥手与我告别,这位年轻女子还几次回头送我飞吻。慢慢地,慢慢地,四口之家,终于被一座建筑物的转角遮住了。

欧洲纪事之四

萨尔茨堡

此时,我的颇不平静的心潮莫名地掀起了一浪酸楚而绵长的不舍之情。稍稍平静下来的我,非常后悔地责问自己:为什么不问她是哪里人呢(应该是萨尔茨堡人)?为什么不留下她的地址或手机号呢?为什不拿照相机拍下她那纯洁似玉、美丽如花的形象呢?

这位清纯洁净的欧洲女子,随和大方得不嫌男女,与人方便得完全彻底,贤淑善良得无可复加,是我平生见所未见的好人啊!我与她萍水相逢,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只有一种解释:世界文明无国界,圣母精神、耶稣精神、佛教精神、儒家精神、雷锋精神等,本质一致,均可通用。归纳地说,我遇到了“欧洲活雷锋”!

欧洲纪事之四

萨尔茨堡

陈承豹

2020年7月28日

于甬上砚香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