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失联 ——欧洲纪事之五
宁波

罗马失联 ——欧洲纪事之五

2021年03月22日 11:11:08
来源:凤凰网宁波综合

意大利首都罗马,历史悠久、文化燦烂,它的每一个历史遗迹、教堂、街道和广场都有着各自的故事。尤其是“古罗马遗址”,乃是昔日古罗马帝国的中心,建有无数座辉煌的宫殿,现时还存有大量最古老和最重要的建筑群,这些残垣断壁,如今都已成为世界闻名的古迹了。所以,能一睹古罗马遗址的风采,是我向往已久的夙愿。

罗马失联 ——欧洲纪事之五

古罗马遗址

罗马失联 ——欧洲纪事之五

陈承豹在罗马角斗场

2004年7月初至9月底,我在奥地利文化交流期间,曾隨德国熊猫旅行社组织的旅游团到南欧意大利游览了一个星期,观赏了诸如威尼斯、罗马、梵蒂冈、布拉恰诺湖、佛罗伦萨、比萨等地。这些意大利的风景胜地争艳斗妍,各呈风采。然而,使我留下刻骨铭心印象的却是古罗马遗址。因为,这个地方除却能让人感受这些断垣残壁的特殊美学魅力外,还让我经历了近4个小时的与旅游团失联的惊险遭遇。

2004年9月19日上午,我与30几位中国老乡乘坐大巴车到达意大利罗马,住进罗马市西北郊高速公路旁的一家酒店,稍事休息后,即随旅游团到古罗马遗址游览。30多个人结伴而行,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我们在一位男性青年导游小陈的引领下,依次观赏了罗马角斗场、凯旋门、元老院、万神殿等著名景点,然后到遗址西首的威尼斯广场参观。

威尼斯广场位于罗马的市中心,是罗马最大的广场,始建于1870年。广场左侧是威尼斯宫,这是一座文艺复兴时期兴建的哥特式建筑,墨索里尼曾多次在二楼阳台上向广场中挤滿的人群发表著名的“阳台演说”。在游览威尼斯广场时,我因小急,向导游小陈请假,说要到广场右侧的军事博物馆去找洗手间,时间约10分钟,返回后与旅㳺团在“演说阳台”下会合。

罗马失联 ——欧洲纪事之五

威尼斯广场

我急匆匆地进了军事博物馆后,东找西找,上找下找,就是找不到洗手间,10分钟后终于在地下室找到了。本来是小急,临时又加上大急,从坐下到起来又花费了5分钟。走上一楼,走出大门,在人群中挨挨挤挤地直奔广场对面的阳台,又花费了5分钟,累计花费了20分钟,原先请假时说10分钟,结果超出了10分钟。我到威尼斯宫阳台下一看,空空如也,没有看到旅游团的一个成员。紧接着找遍了广场的东南西北,30多个旅游团成员犹如人间蒸发般地连个影子也没有。(事后才知道,30多人因怕晒太阳,都躲进阳台右侧的一条小巷内避光了,因而阴差阳错地擦肩而过,怨啊!)

这时,我开始有些发急,胡乱地猜想道:难道他们认为我超出了10分钟就不等了?队伍开拔了?置我于不顾了?转而又想:不至于这么绝情吧?莫非到某一室内乘凉休息?导游是否会到军事博物馆找我?思及于此,我又重新回到人群众多的军博大门口守着,期盼导游或许会找到我。这一等,就等了20分钟,尽管我望眼欲穿,也看不见导游的踪影!那一刻,我才下结论旅游团肯定开拔了,找不到了!我看了看手表,正是中午12点。

这次旅游,我没有带手机,这样,就断绝了“通话联络”这条唯一能解决问题的路。我当时的处境:一,没有带手机;二,不会说英语;三,罗马治安混乱,劫贼众多。诸多危险因素很现实地摆在我的面前,怎么办?说也奇怪,人到极度危急之时,神情反而会冷静镇定,所有潜在能量,将会发挥出来。此时,我突然想起包内有一本小电话本,本内记有陈导游的手机号,还有德国熊猫旅行社的电话,这二个电话号码,就成了能够救我的二根稻草。可是有电话号码而没有手机又怎能联络?于是,我决定向路人借手机。

9月中旬后的意大利,天气依然炎热異常,红日当空,直射着道道金光,晒得行人油汗淫淫、气喘嘘嘘。我提足精神,睁大眼晴,开始在古罗马遗址由西向东的这条主干道中物色借手机的对象。我理清了几条思路:首先要找中国人和香港人,其次找台湾人,再次找外国人。接着就边走边东张西望地寻找,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不用说没有见到一个中国人,就连一个亚洲人也未能碰上。这时,我发现一对外国青年情侣站在路旁,男青年正拿着手机在与人通话。于是,我大胆地怀着尝试的心理等待着借他的手机。直到这位外国青年通话结束,这才以手势作哑语向他借手机。男青年向我打量了一下,然后就把手机大方地递给我。我抓紧拨了小陈导游的手机号,结果传出嘟、嘟、嘟、嘟的忙音,稍定片刻后第二次拨号,还是忙音。我向这位青年表示歉意后又第三次拨号,结果仍然是忙音。这位外国青年看到我连拨三次都未拨通,就双肩一聳,双手一摊,示意没办法了,我也自知之明地把手机交还给他,并说了声谢谢的英语后就告别了。

我一边思慮着三次拨号不通到底是什么原因,一边顶着烈日继续往东行走。又过了约半个小时,迎面来了10几个长相是亚洲人的旅游团,我快步上前询问,一听语音便知是日本人,只好作罢。紧接着又碰上一支口操广东话的香港人团队,我向领队说明情况並提出借手机的要求,结果遭到了拒绝。好在我这个人,大凡身临非常时刻或者碰到疑难之事,就会本能地迸发出一种强烈的“反弹情绪”,心里或口头往往会说着一句话:我倒不相信办不好这事!所以,当连续遭到挫折后,也毫无退缩之意,因为我深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边行边找,不知不觉又过去近1个小时,还是没有发现1个中国人。我一看手表,已经是下午2点半了。在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求助于3位正在路上巡逻的警察,意欲通过公安机构与导游取得联络,不知什么原因,也被“婉言谢绝”了。此时,我抬头望了望已经偏西的太阳,心想:我今天难道就这样困死在这里?正在绝望之际,突然隐隐地听到了无限亲切的普通话声音,凝神一看,果然发现不远处走来3位中国人。我眼晴一亮,急步上前,立即向走在前面的一位中年人作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与旅㳺团“失联”的原因,然后提出借手机的要求。这位中年人也自我介绍是安徽人,并说都是自己人,借手机应该。可是却遭到了二位同伴青年的反对,说是罗马混乱,天下闻名,虽是中国人,但身份不明,不宜借手机。但这位颇有干部气质的中年人却说:“人家掉队失联,碰到困难,同是中国人,应该帮助”。说后,就拿着手机叫我拨号。我在他的手上又先后拨了3次,皆是忙音。他无奈地对我说:“再这样下去,我们3人也要和你一样的失联了” 。我想确实是爱莫能助,也只好感谢告别了。

这次虽然没有成功,但能碰到中国老乡并得到帮助,已经给我足够的精神安慰了,我感觉到我已经开始时转运来了。果不其然,当我寻找到下午3点钟时,终于碰到了3位浙江嘉兴人,我仿佛遇见亲人,高兴非常。我向一位貌似中层干部的中年人诉说苦衷并提出了借手机的要求,他非常同情我的遭遇,当即慷慨地把手机借给我用,我同样连续3次拨号,机内还是传出一成不变的忙音。这位中年干部告诉我,罗马的网络线路不好,室外的移动网络更糟。哦,这时我才明白,屡屡忙音皆因是网络不好而并非对方关机,这样,情况就有可能转机。

我以为这3位浙江老乡看我拨不通对方的手机,也会爱莫能助而告别,然而,这位中年干部不仅不走,而且还帮我出主意、想办法。他说:“你有没有这家旅行社的电话?”一语提醒了我,我赶紧拿出电话本拨打德国熊猫旅行社的电话,竟然一拨就通。对方接电话的是旅行社的一位女经理,姓焦,北京人。我向她汇报了情况后,她问我会不会说英语,我说基本不会。她又问会不会写英文字母,我说会,她说,好!我现在就与小陈导游联系,然后再告诉你这支旅游团在哪里。约等了5分钟,这位女经理拨通了我的手机,她说,很糟糕,导游的手机我也拨不通,现在唯一的办法是与这家酒店联系,请告诉酒店的地址。我说我虽与小陈导㳺同住一房,但钥匙和酒店出入证都在他那里,所以我不知道这家酒店的名称,更不知道地址。她说这就难办了,不过,你别急,我再试着与小陈联系,要碰运气了。就这样,又等了约5分钟,手机又响了,她欣喜地告诉我,导游的电话拨通了,他已经把这家酒店的祥细地址告诉我了,他还说他们也马上要回酒店,叫你直接回酒店吧,现在你马上记录酒店的地址。我迅速拿出电话本,ABCD地记下了酒店的地址,为了避免出错,这位中年干部也主动帮我同样记了1份,然后2份加以核对,确认无误后,才挂了这位女经理的电话。有了这家酒店的地址,我就不会在古罗马遗址过夜了。

这出惊险异常的“罗马失联”的恐佈剧总算转危为安地落幕了。这时,我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双手捧着这只帮了大忙的手机郑重地归还原主,并向他深深地作了一揖,大声地说了句:“太感谢您们了,您是我的恩人,请留下大名吧。”这位中年干部说:“不用了,出门在外,都是亲人,没有恩人,帮忙是应该的。时候不早了,你我都得抓紧赶路了。”说完,三人就大步流星地去找旅游团了。我望着他们的背影,讷讷自语地说:“原来,我们中国的好人也不亚于‘欧洲雷锋’啊!”

罗马失联 ——欧洲纪事之五

陈承豹在凯旋门

折腾了4个小时后的我,此时才感到口干肚饥,于是,到一家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只19欧元的夹心大面包,大口地喝、大口地吃,吃完喝足后,神清气爽,豪情顿生。纵目古罗马遗址,依然沐浴在金灿灿的阳光之中,它们高大的身躯,更显得古朴、庄严、肃穆!

罗马失联 ——欧洲纪事之五

陈承豹在古罗马遗址

陈承豹

2020年7月30日

于甬上砚香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