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雄秀  意境清奇  ——陈国飞山水画风格略评
宁波

气象雄秀 意境清奇 ——陈国飞山水画风格略评

2021年03月16日 17:08:02
来源:凤凰网宁波

陈国飞先生是客居宁波的澳籍华人,是“澳洲庸社诗书画会”的副会长,亦是活跃于我市美术界的一位颇有才气的山水画家。近年来,他的山水画已日趋成熟,并已较为明显地形成个性风格。由于我与他平时相处甚密,经常共研艺事,彼此间的创作状况颇为了解,所以,对他的山水画风格也就敢于说上几句了。陈国飞的山水画作品给我的总体印象是:法度严谨、用心专诚、章法灵活、笔墨入微、气象雄秀、意境清奇,绝没有游戏纸上,草率为之的绘画习气。其艺恰如其人——他容貌清秀、 品格端方、秉性率真、处事严谨。

图1,陈国飞生活照

图1,陈国飞生活照

我国当前山水画的创作现状仍然是追求逸笔草草、一气呵成的即兴小品式的风格为多,而崇尚古人所提倡的“五日一石、十日一水”的创作态度却甚少。在这种活泼有余而沉静不足,简单有加而丰富不够,习气见长而涵养日缺的现象中,陈国飞在山水画中所表现出来的一丝不苟、 其心至诚、其志至坚的创作态度和艺术风貌才格外引人注目。

图2,《晨曲》140厘米×186厘米2008年

图2,《晨曲》140厘米×186厘米2008年

陈国飞的山水画既有“北宗”的峻拔健爽,又有“南宗”的秀润华滋。他搞大幅山水画创作,能够熟练地运用“远取其势、近取其质”的基本手法,其章法往往取法深远全景式构图——崇山峻岭、 气雄势壮,悬崖危石、纹斑理剥,行云流水、意境清奇。其局部效果每每得益于他的丰富的表现手法——在揉搓拓印的基础上再因势利导地勾描圈勒、皴擦点厾、复笔积墨、烘托渲染等。并能把握好繁复而不堕板滞琐碎,苍莽又不落躁露霸悍,雕琢却不显刀迹斧痕这些辩证关系,使画面呈现出在整肃中见诏秀,沉雄中显清润,写实中含装饰的视觉效果。这些局部的多种技法又往往围绕着“骨、气、神、情”这一整体主旨,相互衬托、相得益彰,从而使其画面凸显出“雄秀兼收、虚实相映、静动互济、有法无法、浑然天成、雅俗共赏"的艺术特色。

对于陈国飞在山水画中做肌理效果,有人曾担心会影响线条的运用。其实,他在做局部肌理时是非常讲究骨法用笔的。我曾多次看到他先在纸面上作简易、朦胧的肌理铺垫后,就迅速地进行灵活、生动的线条勾勒,也正是这些虚实、灵动的线条,才确立了画面各种物象的造型。他的这些富有很好笔性的线条,得益于他的书法造诣。他早年学《张迁碑》、《石门颂》 ,继而学黄道周、傅山、于右任诸家,所以其线条具有既劲挺韧练又松动灵秀的魅力,从而强化了作品的感染力。陈国飞在用墨上也有着特殊的风格。他善用宿墨,然其宿墨的效果却有别于他人。经过他的处理,作品中的墨色厚重中有透明度,松毛中有滋润感,加强了山峦树木沉郁、苍茫的气氛。

图3,《泉谷流云》88厘米×147厘米2003年

图3,《泉谷流云》88厘米×147厘米2003年

肌理铺垫——勾勒皴擦——宿墨积墨,这是陈国飞山水画形式美的三部曲,这三部曲最后确立了在表现风格上明显区别于其他人的个性特征。他的这种独特的个性风格,不但继承了传统文人画的儒雅风范,而且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所以十分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心理。陈国飞在创作大幅山水画的同时,亦相间作些轻松灵动、酣畅淋漓、笔精墨妙的写意小品,另有一番神清气逸、 典雅精致的风貌,观之足以令人赏心悦目。

图4,《牧歌》30厘米×56厘米1993年

图4,《牧歌》30厘米×56厘米1993年

求索者事竟成。由于陈国飞勤奋好学,热爱生活,善于思考,务实创作,所以,近年来可谓佳作连连、果实累累。此外,还有相当数量的作品被西班牙皇后、韩国总统等各国友人及名人收藏。

艺无止境,峰高势险,陈国飞要开拓的艺术道路还很长,我们期待着他能锲而不舍地探索,勇攀更高峰。

陈承豹

2009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