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具双重价值的剪纸艺术  ——试论三北纸板花的观赏性和实用性
宁波

独具双重价值的剪纸艺术 ——试论三北纸板花的观赏性和实用性

2021年03月16日 16:54:53
来源:凤凰网宁波

慈溪可以称得上是浙东地区的“剪纸之乡”。之所以把它冠以剪纸之乡,是因为:一,慈溪的剪纸传承历史悠久,即使从南宋的中原移民在慈溪传播这一民间艺术开始计算,迄今至少也有七百余年的时间;二,从事剪纸的民间艺人普及、种类繁多、技艺出众、活动经常。如周巷的图案剪纸,新浦和横河的祈福祭祀剪纸,还有逍林的“三北纸板花”等;三,剪纸的表现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有花鸟、鱼虫、走兽、山水、人物、图腾等。在这争艳斗妍、各呈异采的慈溪剪纸艺术中,逍林逍路头村的“三北纸板花”更是异军突起,独树一帜,独领风骚。说它独领风骚,是因为它不同于以观赏为主的其他类剪纸。它既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又具有很大的实用性。它是一种独具双重价值的剪纸艺术。

三北纸板花的衍生历史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南、北宋甚至更早。尤其是南宋以后,来自中原的移民给慈溪带来了富有中原文化色彩的民间艺术传统,因此,慈溪的剪纸艺术至今还留有“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传承痕迹,其中祈福剪纸和三北纸板花便是明显的例子。严格地说,又是祈福剪纸派生了三北纸板花。

三北纸板花的双重价值

慈溪市逍林镇逍路头村的剪纸,在历史上一直颇为风行。据慈溪县志记载:剪纸,起源较早,所剪“双鱼吉庆”、“四蝠共寿” 、“如意”等,多在婚庆和节日时作为窗花、瓶花等装饰之用。此外还有鞋头花、服饰花等用于日常生活的常见花样。抗日战争时,曾出现专业剪纸艺人,俗称“三北纸板花”。

县志中所指的“专业剪纸艺人”,即是逍路头村村民高织云(女)之父高龙涛(已古)。高龙涛出生于二十世纪初,他自三十年代起,就开始专职从事剪纸艺术。他的女儿高织云,现年60余岁,她继承其父的纸板花手艺,自幼学得“徒手操剪、立等可取"的高超技艺。她数十年如一日,许多作品参加县、市、省级各类剪纸比赛,并屡屡获奖。据统计,自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今,逍路头村剪纸能手的代表人物有:高龙涛、岑小花、高织云等。他们的剪纸作品具有很高的观赏性和实用性。

(一)艺术性。

(1)艺术手法的随意性。逍路头村的剪纸,从来不用刀刻,绝对是用剪刀剪出来的。剪花之前,一般情况下,仅用大姆指在折叠后的纸上约略比划着起稿,然后操剪。有时干脆直接徒手操作、随意生发,先大刀阔斧地剪出外轮廓,然后逐渐生发细致的装饰。其构图、造型和图案特具活泼性、天真性和装饰性。民间剪纸的活泼性植根于劳动人民的乐观、智慧和自信,其突出的表现是装饰夸张、明朗纯朴、粗中有细,不受任何程式的约束,具有极大的自由性和创造性。这种充满活力的形式美特色,正是三北纸板花的精华所在。民间剪纸的天真性出于剪纸艺人的真挚与坦率。它有如儿童画的“心画”,从心而画,自自在在地表达自己心中的感受。民间剪纸的装饰性是剪纸形状的基本格调。剪纸艺人在表现形式的艺术处理上,采取“意象手法”,把纸面的形与自然物象拉开距离,强调主观感受和随意表现,具有鲜明的浪漫风格。

附图1《老鹰抓小鸡》,高织云作

附图1《老鹰抓小鸡》,高织云作

情感内容的风俗性。民间剪纸都是直接以广大民众为情感对象的,它与一个民族或一个村族的普遍信仰、习惯、观念和理想紧密联系。所以,民间剪纸艺术所反映的主题思想正是人们向往美好,祈求平安的愿望。他们所选择的剪纸题材均来源于生活,而这些题材往往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它们无不与民俗民风紧密相连。如春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以及娶嫁婚喜、寿辰庆典、小孩满月、祭祀祈福等。他们所表现的主题则是祈求长寿、祈求丰收、家庭和睦、多子多孙、膜拜信仰等,如“双鱼吉庆”“四蝠共寿”“如意元宝”“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莲生贵子”“辟邪图腾"等。他们所表现的艺术手法则往往通过谐音、象征、寓意等来烘托主题。

附图2《双鱼吉庆》,高织云作

附图2《双鱼吉庆》,高织云作

三北纸板花的作品,从观赏性的角度来评判,它们无不表现出喜

庆吉祥、花团锦簇的乐观情绪,这种乐观情绪在人民大众的日常生活中起到了愉悦心情和提高生命质量的作用。例如贴窗花,过年时贴在窗上的剪纸叫窗花。旧时,农村窗户有格子窗、棂子窗等式样,

窗上糊着半透明的白纸,窗花就贴在白纸上面。素白的纸上,自然以

大红颜色最为显眼,也最容易营造吉祥、热烈、开心的气氛。因此,流传在慈溪各地的窗花以大红颜色最为常见。窗花的题材是以花鸟鱼虫、小动物、神仙人物和吉祥图腾为主。

附图3《双喜临门》,高织云作

附图3《双喜临门》,高织云作

(二)实用性。

在唐朝至明朝期间,由于农村小农经济的逐步发展,乡镇小生产

的自然经济结构逐渐形成。例如: 逍林镇早在一干多年前就有农村集市。当时的民间艺人,因为生活需要,他们势必要以自己的一技之长作为谋生手段,争取让艺术品进入商业渠道。众所周知,慈溪人的经营头脑向来灵活,小农经济意识历来浓厚。逍林民间艺人的经营意识和价值观念更是超前的,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的艺术品提早地体现经济价值。例如,在清代,逍林已有专门剪纸的职业。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出现了像高龙涛这样的专职剪纸艺人。逍林的专职剪花行业一直延续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那么,逍林的民间剪纸艺人以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来体现自己的艺术品的实用价值呢?据浙江省民族民间艺术资源普查登记表记载:“逍林的剪纸艺术当与佛教盛行相关,而逍林的佛教盛行于南宋,剪鞋花盛行于明末清初......绣花艺术基本上与剪纸艺术俱荣俱损。”这段文字已明确地记载了早在南宋及明清,逍林的剪纸已与当地的佛教信仰、祈福祭祀和绣花行业(包括石刻行业)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三北纸板花与佛教信仰。三北纸板花,它在装饰各类日常生活用品的同时,亦可贴在装佛经的黄色经袋上,从而起到装饰和虔诚的作用。当地百姓要把贴有纸花图案的经袋和佛经买去,在各类祭祀活动中烧化以慰先祖亡灵。慈溪的民风素来崇尚佛教,信佛的善男信女颇多,于是,所需的佛经袋的数量也就多了,这就给具有高超技艺的剪纸艺人提供了用武之地。他(她)们以廉价或合理的价格零星或成批出售,薄利多销,从而体现了互利互惠的双赢关系。配合佛教活动以体现剪纸的实用价值,这是三北纸板花体现商品性的第一条渠道。

附图4《唐僧》,高龙涛作

附图4《唐僧》,高龙涛作

(2)三北纸板花与绣花底样。作为可以成为独立欣赏的剪纸艺术——三北纸板花,它还可作为绣花的底样。绣花是慈溪姑娘及妇女们的传统习惯。早在明、清,慈溪的绣花风气已经很盛。如乡间嫁女,嫁妆里必有绣花绷架和绣花针线包这二件东西。逍路头村的三北纸板花,亦可称作“剪花”,即用剪纸图样代替绣面上的描绘,这种以剪纸花作为刺绣的载体做法,则会给绣花带来许多方便。其制作流程是:首先在油质透明纸上打花样,再以印蓝纸复制到花绢布上,或者将花样剪出,再把它帛到花绢布上。这样做的好处,使得绣面上的图案醒目、整体。而且,绣品最讲究整洁和色泽鲜亮。如果在缎面上直接描绘图样,既容易弄脏又不易修改。而如果用剪花作为底样,就可以避免以上所提的弊病。此外,刺绣的对称图案较多,比如左右鞋头花和左右衣袖等,利用剪纸对剪等手法,就可以剪出完全对称的图案来。

慈溪的刺绣实用性较强,多用于日常生活的用品上,如鞋头花(包括儿童鞋头花、姑娘鞋头花、寿庆鞋头花、祭祀鞋头花)、服饰花(包括儿童肚兜、妇女头巾、围巾及绣花衣、老汉竹裙、老妇布栏)、纸香袋、梳妆镜套、被面、枕套、桌围、帐幔、门帘等,这些五花八门用来点缀生活的绣花装饰,均需要纸板花来做底样。但是,善刺绣的人却不一定会剪纸,她们必须要向当地或村头巷尾叫卖剪纸花的剪纸能手购买剪花底样。于是,在清代及上世纪出现的如高龙涛这样的专业剪纸艺人就并不奇怪了。因为,慈溪的绣花在制作流程中必定需要剪纸花作底样,所以,三北纸板花的实用价值(经济价值)也就自然地体现出来了。这是三北纸板花体现商品性的第二条渠道。

附图5《剪纸花图样》,高龙涛作

附图5《剪纸花图样》,高龙涛作

(3)三北纸板花与石刻打样。古代及近现代,农村建造民宅(四合院),必须要构造诸多石质的装饰设置,如门楼、石窗、墙脚碑等。这些设置必须要镌刻出各类装饰图案和人物、动物及忠孝节义、五谷丰登等场景图案。在雕刻图案之前,必须要在石板面上打样。而石刻匠仅负责“依样画葫芦”地刻石而没有设计图案的能力。恰与剪纸和绣花的关系相似,纸板花又充当了石刻的底样。用剪纸图样或剪纸花在石面上打底样,就可以肯定而清楚地描绘出各种各样繁多而细腻的造型来。

建造民宅虽说“一劳永逸”, 然而中国人口众多,张三造了李四造,本地造了外地造,今年造了明年造,如此不断轮回,其需要纸板花做底样的数量也就不会太少。而且年复一年,细水长流,时而有之。这又是三北纸板花体现商品性的第三条渠道。

附图6《神龙图腾》,高龙涛作

附图6《神龙图腾》,高龙涛作

综上所述的三个例子,已经基本上可以证明三北纸板花在具有观赏价值的同时,亦具有很大的实用价值。

逍林镇逍路头村从事纸板花专业艺人的出现,始于清代而终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现今,即便是业余从事此项职业的人才,亦已廖廖无几和渐渐老化,如岑小花已八十多岁,而且已移居浒山城里,高织云亦有六十余岁。至目前,仍然没有传承她们手艺的徒弟。也就是说,独具双重价值的三北纸板花已经濒临断代的危险。我们在想,三北纸板花——-这朵慈溪剪纸百花园中的奇葩,总不能让逍林的第三代子孙眼瞧着它渐渐地枯萎吧?为此,笔者紧急呼吁:当地文化部门应尽快采取一些行之有效的抢救措施, 例如:一,对逍林还健在的剪纸老艺人要加以关心和扶持,对她(他)们的剪纸作品要进行搜集、整理、收藏并建立完整的个人档案。二,要多次组织举办“三北纸板花培训班”,当地学校应开设剪纸课程或成立“业余剪纸兴趣小组”,重视培养接班人。三,为老艺人的现存剪纸作品提供宣传平台,如举办展览,出版《剪纸集》等,要进行宣传、弘扬,要树立“剪纸权威”形象。四,成立“慈溪市剪纸艺术研究会”,定期举办研究会成员的剪纸作品展览,从组织上保证剪纸爱好者和剪纸艺人的经常性交往。五,三北纸板花要继续与佛教活动、乡间刺绣及石刻行业等紧密结合,以持久地体现这一剪纸艺术“双重价值”的特性。

愿这朵妍丽的“三北纸板花”永久地绽放。

陈承豹 陈宇

2007年4月30日

于甬上世纪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