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纪事之三
宁波

欧洲纪事之三

2021年04月14日 09:18:05
来源:凤凰网宁波

2004年7月,我受奧地利总理府文化部的邀请,赴奥地利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文化交流活动。在三个月的时间内,除了奧地利文化部按排的主要活动时间外,自己也可以适当按排一些时间出境旅游。

欧洲纪事之三

图1 维也纳市政厅

我选定在2004年9月中旬去南欧意大利等地旅游。那时,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没有一家旅游社可以办理直接去意大利的出境手续,只能到维也纳西郊高速公路旁的一家酒店预订“德国熊猫旅行社”的过路票。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7点,晚饭后的我独自乘地铁去预订旅游车票。到达地铁终点站后还须乘5公里的公交车才可抵达那家酒店。欧洲初秋的太阳,7点以后还高高地挂在空中,所以,我满以为在太阳下山之前即可赶回维也纳市内住地。可意想不到的是一位浙江老乡告诉我的117路公交车的车号有误,因为我找了好多公交车站都没有发现有117路的站头,此时,已经近8点钟了。傍晚的维也纳郊区,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秋风瑟瑟,寒气袭人,仅穿一件衬衫的我,身上开始发冷,心里已在发毛,如果再找不到117路公交车站,那只好无功而返了。

欧洲纪事之三

图2 陈承豹在阿尔卑斯山

正在犯难之时,突然发现一位身体微胖,光头圆脸,慈眉善目,身着秋装,年约七十余岁的老人正在低头走路。我快步上前打招呼,老人抬头以询问的目光看着我,于是我出示预先写好的查询117路公交车以及要去这家酒店的地址。老人明白了有求于他的意思后並未推辞,而是领着我耐心地查找了好几个公交车站,结果还是没有找到117路站。这时,太阳已经下山,路灯开始放亮,这位老人依然没有一走了之的意思。他领我走进了一家中国人开的咖啡馆询问,这家咖啡馆的老板告诉我们,这里附近的公交车站,从没听说有117路公交车,只有17路可以到达这家酒店,可17路车的终点时间是8点,没办法了。老人听后只好又继续领着我走了10多分钟的路程,然后到达一处“的士停车场”,他立即叫了一辆的士,对车主说清了要去的地点,同时还替我预付了20欧元的车费。当我看到这种情况后,就马上掏出钱包要自己付,老人紧紧地按住我的手,执意地为我付了钱。我因为走路心切,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当车子发动机响起时,我怀着十分感激之心,双手伸出窗外,抱拳表示谢意,老人则以双掌合十鞠躬还礼,并目送这辆的士消失在夜幕之中。

虽说我的疑难之事已经解决,然而我的心情却五味杂陈,久久不能平静。我在默默地思量:这位欧洲老人为我搁置了自己的行动,化费了很长时间,行走了很多路程,而且还替我预付了车费。一位与我毫不相识的外国老人,却能为我作了亳无保留的付出,我以中国人的价值观以及向来对雷锋同志的钦佩之心来评价这位欧洲老人所做的好事,我只能由衷地说这位老人是“欧洲活雷锋”!

我非常期待在自己的祖国也能经常遇到这样的好人!

欧洲纪事之三

图3 雷锋---助人为乐

陈承豹

2020年7月25日

于甬上砚香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