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之战,有一支从宁波走出去的英雄部队!
宁波

长津湖之战,有一支从宁波走出去的英雄部队!

截至12月6日,反映抗美援朝的主旋律电影《长津湖》票房突破57.43亿元,刷新了《战狼2》保持了1500余天的冠军票房,再次冲破中国电影票房的天花板。

71年前的今天,长津湖战役的炮火刚打响不久。

在漫天硝烟的战火中,在饥寒交迫被冻成“冰雕”的烈士里,有一支从宁波走出去的英雄部队,亲历长津湖之战。

那些在电影里让无数观众惊心动魄、潸然泪下的场面,对老兵江春太和孙克武来说,却是刻骨铭心的难忘经历。

10月25日,抗美援朝纪念日,中共宁波市委宣传部、中共宁波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宁波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宁波文旅集团联合开展组织“铭记胜利 致敬英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71周年主题观影暨红色党课宣讲活动。曾参加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亲历过长津湖战役的两位老兵——99岁的江春太和91岁的孙克武受邀演讲。揭秘了参与长津湖之战的志愿军第9兵团20军60师就是抗战时期在宁波四明山抗日的浙东游击纵队成建制改编。他们,都是宁波人民的子弟兵。

江春太、孙克武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的战士,在朝鲜零下三十多摄氏多度的严寒环境里,穿着薄棉衣、胶底鞋,在冰天雪地里和敌人展开英勇战斗。就像电影《长津湖》里演绎的那样,那时候又冷又饿,装备也很差,不少人都是冻伤的。但是,大家的精神意志非常顽强,只要上级有命令,就前赴后继向前冲,没有丝毫的犹豫。

冰雪激战长津湖 能攻善守的20军60师

据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叶小湖证实,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20军60师队伍确实是一支从宁波走出去的英雄部队——

长津湖战场真实场面。图为抗美援朝资料照片

叶小湖介绍说,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在司令员何克希将军率领下北撤后,由华野第1纵队第3旅,扩编成三野20军第60师。这支从宁波走出去的部队,在华侨将军叶飞率领下,打过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解放战争中,华东野战军的每一场大仗、恶仗,都有着这支英雄部队的光辉战绩。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在鏖战长津湖的战役中,这支英雄部队同样泣鬼神、惊天地,打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威风!然而,宁波子弟兵在长津湖之战中立下的丰功伟绩却很少被后人所了解。

(叶小湖,现任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老红军后代,宁波市社科讲师团讲师,从亊研究保存浙东新四军的光辉历史,传承浙东红色文化,弘扬革命精神。)

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3个军(20军、26军和27军),在尤为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与武器装备世界一流、战功显赫的打着联合国军旗号的第10军团在朝鲜长津湖地区进行了直接较量,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全歼美军一个整团的纪录,迫使美军王牌部队经历了有史以来“路程最长的退却”。

这次战役,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志愿军在东西两线同时大捷,一举扭转了战场态势,成为朝鲜战争的拐点,为最终到来的停战谈判奠定了胜利基础。

而其中,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即长津湖战役,是针对不甘心失败的敌人,发动所谓“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采取“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略决心。战役从东线西线同时发起。担任东线作战的9兵团,决心集中主力,痛击美军王牌陆战1师。20军下达给60师的任务是切断长津湖地区敌人退路,协同友邻部队分割包围美军王牌陆战1师。

第20军第60师的前身是1942年7月6日在宁波地区成立的浙东抗日武装,同年8月19日改称浙东三北游击司令部,辖第3、第4、第5支队,简称“三五支队”。1943年12月22日改称“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

1945年1月改编为新四军苏浙军区第2纵队,辖第1旅、第2旅。同年11月10日改编为新四军第1纵队第3旅,辖第7、第8、第9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前线野战指挥部建制。1946年,改编为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第3旅,辖第7、第8、第9团。

19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第3师。19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步兵第60师,辖步兵第178、第179、第120团,属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建制。

1950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20军第60师(辖178、179、180团)由上海北郊乘火车秘密开赴山东邹县,进行赴朝作战的前期准备。

1950年11月初,部队原准备乘车到东北换装,可是军列刚到沈阳, 即传来朝鲜战争形势紧张的消息。九兵团司令部传来紧急命令:“20军立即入朝参战。”于是部队不下火车,直接开到了中朝边境地区吉林通化。11月11日,60师在吉林省辑安(现集安)跨过鸭绿江上的浮桥,经朝鲜的满浦、江界、 柳潭里(里指村落)到达朝鲜东北部盖马高原长津湖地区。由于美军飞机在中朝边境狂轰滥炸,掌握着制空权,志愿军部队只能白天隐蔽,夜间急行军。这个阶段,公路、要道都被敌军飞机封锁,部队只能够在山区冰天雪地里行军,拖带不了重型火炮装备。按照志愿军第九兵团部署,20军60师参加第二次战役东线长津湖地区作战。

而这其中,有许多咱们宁波的英雄!

毛杏表浙江奉化人。1942年10月参加浙东游击纵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屡建战功,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全国战斗英雄称号,1949年10月1日,赴北京参加开国大典观礼。1950年10月25日,随部队开赴朝鲜战场,投入了两次反击战。11月28日,毛杏表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1950年11月,生于奉化石门村的毛张苗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任第20军60师178团2营5连连长。二次战役古土水战斗中,率领5连在冰封雪积的1355.7高地,冒着敌人的狂轰滥炸和零下30多度的严寒,阻击数倍于己之敌,打退敌人连续进攻,并协助兄弟连队防御阵地,首战告捷,连队被志愿军总部授于“尖刀五连”荣誉称号,个人荣立一等功。

冻成“永远的丰碑” 从苦难走向辉煌

电影《长津湖》片尾的一段冰雕连的画面戳中了无数人的泪点,志愿军战士们手握钢枪,匍匐在阵地之上,甚至手指还扣在步枪的扳机之上,等待着敌人的到来,却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一颗子弹。

据有关史料考证,在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成建制被冻死的共计有三个连队,其中20军两个,27军一个。他们分别是:20军59师177团6连、20军60师180团2连、27军81师242团5连。

20军60师180团1营二连在零下40多度的冰雪露天战壕里,饿了一把炒面,渴了一口雪,穿着单薄棉衣,全连干部战士一个一个都俯卧在冰雪工事旁,手握步枪、手榴弹,全部壮烈牺牲在阵地上。众多的血肉之躯与冰雪粘合在一起,形成了冰雕般的英雄群像。后来打扫战场的指战员,看到如此情景,悲痛欲绝。美军史料记录上也称颂:“这个阵地上的中国军队60师,顽强战斗,无一生存,忠实执行了战斗任务……”。

据战后统计,长津湖以南地区追击战历时17天,第20军牺牲受伤两万余人,其中17000多名伤员中有11200余人是冻伤的。第60师(原浙东游击纵队)牺牲、战伤、冻伤减员近半数,所属第180团第2连官兵全部冻死在阻击阵地上,但至死仍保持着战斗的姿势。

1951年4月,第60师经突击治疗冻伤,调整组织机构,补充兵员装备,又参加了第5次战役。在1个月的持续战斗中,第60师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随后在华川以北一条30公里宽的正面战场上,和第58、第59师一起,全力投入战役转移阶段长达50天的阻击防御战。全体指战员在昼夜作战、阵地失而复得、工事毁而复修的激战里,舍生忘死,坚决遏止了敌人的疯狂进攻,有力地掩护了兄弟部队的转移和休整。阻击战中,第20军部队毙伤俘敌21000余名,出色的战绩被志愿军总部通报全军。

在朝鲜战场,60师不畏强敌英勇善战,先后参加了二次战役乾磁开战斗、五马峙战斗、千佛山鸡雄山防御战等。这支英雄的部队回国后,于1955年1月18日,在解放一江山岛作战中,担任渡海作战任务的60师将士在海、空军火力的掩护下,奋勇向前,全歼一江山岛守军。毛主席高度评价:“一江山岛登陆战,打得很好!”

为了解更多长津湖战役的细节,11月26日上午我们采访了现住宁波鄞州区,今年99岁高龄的老兵江春太。(1950年10月底从上海随部队北上,奔赴朝鲜战场,曾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20军59师176团1营书记,师部统计员、参谋。)

1949年5月,江春太随部队渡江解放上海后,在嘉定县以东地区练兵休整。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9月美军在仁川登陆,威胁我国边境。上级命令江春太所在的部队立即启程,入朝参战。

江春太入朝打的第一仗,就是长津湖战役。他几乎不忍回忆,在朝鲜的死鹰岭,江春太所在的1营坚守在冰天雪地里三天三夜。尽管如此,冲锋号吹响后,一支支敢死队却在战场上前仆后继顽强冲锋。几十人组成敢死队,把数个手榴弹绑在一起,拿起来就往前面冲,而冲锋的目的就是把汽车、坦克、火力点都炸掉,为后面的人杀出一条血路。

奋不顾身的代价十分惨烈。江春太说,原本一营有三个连,一场仗下来,一半的战友都不在了。最后,江春太侥幸在朝鲜战场上活了下来,但手指几乎全部冻伤变形。

江春太的儿子,取名福平,寓意“平安是福”。他说:“当年我们上战场一点儿不怕牺牲,为的就是后代平平安安。

图片说明:从宁波走出去的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军史沿革。由叶小湖副会长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