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三江好扬帆!过去五年宁波经济总量跃位升级
宁波

潮起三江好扬帆!过去五年宁波经济总量跃位升级

昨日,《浙江日报》“喜迎浙江省第十五次党代会特刊”刊发《过去五年,宁波经济总量从全国城市第16位跃至第12位——潮起三江好扬帆》一文,报道过去五年里,宁波以“向东是大海”的豪情壮志,在风雨兼程中实现新跨越。

图片

《浙江日报》6月18日喜迎浙江省第十五次党代会特刊

过去五年,宁波经济总量从全国城市第16位跃至第12位——

潮起三江好扬帆

翁杰

因海而生、凭海而兴、向海图强,东海之滨,一颗璀璨的明珠熠熠生辉。

对开放大市宁波而言,过去的五年是极不平凡的五年,挑战前所未有:看国际环境,经济逆全球化思潮盛行,疫情持续影响,国际经济宏观环境异常复杂;看自身发展,创新策源能力不够强,城市能级亟待提升,传统发展模式尚需加速变革。

图片

三江口。宁波发布特约摄影师陈昊/摄

固然,挑战是大挑战,机遇也是大机遇。以新理念谋发展,宁波借势登高,站上更高水平开放的新起点,城市综合实力跃上新台阶——

五年间,宁波经济总量从8973亿元增加到14595亿元,从全国城市第16位跃至第12位,工业增加值跃升至全国城市第7位。按常住人口计算,宁波人均生产总值从10.4万元增加到15.4万元,超过2万美元,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面对外部环境的冲击,宁波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以开放大市特有的胸襟,不断扩大开放;以制造业大市独有的恒心,一以贯之谋创新。越是“疾风骤雨”,越要倒逼自己,宁波以“向东是大海”的豪情壮志,在风雨兼程中实现新跨越。

最大优势 最大资源

图片

宁波舟山港作业繁忙。汤健凯/摄

开放是宁波的最大优势。释放最大优势,挑战与机遇同在:2018年初,国际贸易摩擦陡然升温,外贸大市最先感知到了阵阵寒意;2020年上半年,外贸企业先经历国内疫情“上半场”有订单缺货的尴尬,之后又遭遇了国外疫情“下半场”的有货缺订单;2021年,大宗商品、国际海运价格等成本飞涨,企业利润一减再减……

凡是不能把你击倒的,必将使你更坚强。正是在一次次危机中,宁波锻造出开放新优势:面对贸易摩擦影响,宁波制造向更有议价能力的高附加值产品转型,多元市场多点开花,五年外贸总量增长近一倍;面对疫情持续影响,政策供给更加高效、精准,稳定产业链、供应链;抢滩跨境电商新业态,向海外终端消费市场要利润……去年,宁波成为全国第六座外贸万亿城市,跨境电商进出口在全国率先突破千亿元大关。

搭建高能级开放平台,宁波以“一带一路”建设统领新一轮对外开放,五年间设立浙江自贸试验区宁波片区,获批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示范区,成功举办两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

港口是宁波最大的资源。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宁波舟山港已率先落子。2017年,宁波、舟山港口实质性一体化运作进入常态化,当年宁波舟山港成为世界首个“10亿吨”超级大港。

向洋,宁波舟山港如今航线总数升至287条,港通天下优势进一步放大;向内,一条条海铁联运通道辐射16个省(区、市)61个地级市,立足宁波、服务浙江、辐射全国。去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首破3000万标箱,继续保持全球第三。

创新驱动 工业兴市

图片

图片

资料图。

过去五年,传统增长模式的掣肘进一步凸显,不转型就有发展失速之危。在高质量发展的赛道上,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宁波深谙此道。把握高质量发展之机,宁波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大力处置“低散乱”、落后和严重过剩产能,制造业提档升级,为发展蓄能。

五年磨一剑,如今宁波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数量分别居全国城市第1位和第3位。过去五年,仅北仑大碶高端汽配模具园区就新增4家国家级“单项冠军”企业和5家“小巨人”企业,全国压铸模具企业前20强中占了11席。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迎面而来,宁波提前布局“未来产业”,大力培育和发展新材料、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五年来,围绕十大标志性产业链,在集成电路、工业互联网、先进材料、高端装备、生命健康等领域部署实施“科技创新2025”重大专项超过350项。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加快推进,甬江科创区蓝图绘就,甬江实验室组建运行,人才净流入率居全国城市前列。

随之,SMART合资公司全球总部、极氪智能科技全球总部、马森集团国际能源贸易总部、宁波阿里中心等一批知名企业分支机构纷纷落户甬城。去年,宁波规上工业中,人工智能产业、数字经济核心产业、新材料产业、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21.3%、17.5%、16.6%、16.1%和16.1%。

创新的基因,深深烙印在每个宁波企业的血脉中。在新发展格局下,他们一方面以创新打造制造业核心竞争力,一方面“两条腿”走路,稳外贸订单、拓国内市场。广交会上,贝发集团等一批宁波“老外贸”带上定制的产品收获一批国内客商的大单,统筹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发展成果 百姓共享

图片

图片

南部商务区。宁波发布特约摄影师徐丹/摄

发展为了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五年来,宁波做大经济蛋糕,更分好蛋糕,民众生活质量和幸福感不断提升。2021年,宁波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65436元,居全国城市第8位;城乡居民收入倍比由2016年的1.8缩小为2021年的1.72。

乡村发展好不好,农民口袋富不富,直接关系共富的成色。对此,宁波近年来探索推广乡村片区组团发展新模式,截至去年底,已形成片区组团128个,涉及729个村。在抱团发展、公司化运作等新模式加持下,宁波加快发展农村集体经济,行政村集体经济收入全部达到30万元以上。

村集体经济愈强,民生福祉更优。推进公共服务优质共享,宁波已在全市范围内统一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特困供养和低保标准,率先实现教育基本现代化,入选全国健康城市建设样板市。

在奉化,当地已建成为老助餐服务点316个,助餐服务覆盖全区322个村(社区),惠及所有有助餐需求的老年人。在农村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开设老年食堂,奉化采取“政府补一点、老人付一点、企业捐一点、志愿者助一点、菜园供一点”的方式,区财政每年为每个老年人补贴2000元。

图片

宁波鼓楼。

持续改善民生,经济发展是基础。对此,宁波不断优化市场主体发展环境与生态。

五年来,宁波给政府做减法、给市场做加法,用一张张党委、政府的权力清单和政府管理的负面清单,充分释放和激发市场活力;大力推进数字化改革和“最多跑一次”改革,打造全国营商环境标杆城市。2021年,宁波新设各类市场主体22万户,新设数量创历年新高,市场主体总量突破120万户。

当下,外部经济环境更加复杂严峻,不确定性增多,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眼光向内,发展面临的短期问题和长期问题并存。莫望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

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对于敢闯敢拼的宁波人来说,新的五年正是干事创业的关键期,更应在危机中育先机,在变局中开新局。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只争朝夕,潮起三江好扬帆!